-

“就知道你是這個目的!”喬靈希無奈的笑起來。

“你們都是一家人了,一家人就彆分你我了,有空就問問!”林霜霜說完,還給她拋了一個媚眼,這才轉身離開。喬靈希撫額,這麼媚眼如絲,應該有很多男人心動纔對啊,所以,她現在也不需要替她擔心嫁不出去的問題了。

警察突然出現在李新宇的麵前,他正帶著他的兒子和妻子在餐廳吃飯,被從天而降的一幫警察給嚇蒙了。

“李新宇是嗎?跟我們走一趟吧!”警察同誌開口說道。

“我不是李新宇,你們找錯人了吧!”李新宇立即失口否認,可是,臉色已經出賣了他,他渾身都在打抖了。

“你以前就叫這個名子,現在隻是改名叫李新了,我們懷疑你在六年前做了一件違法的事情,需要跟我們到警局去做個調查!”

“你們有什麼證據證明我犯法了,我可是良好市民!”李新立即大聲反駁。

他的妻子也立即站了起來,替他做證:“冇錯,我老公是老實本份的生意人,你們肯定是找錯人了,而且,我能證明,他不是李新宇。”

“如果你不配合,我們隻能強行把你帶走了!”警察同誌給了他自己考慮的機會,可惜,李新宇不配合,還聲音激烈。

當李新宇被強行帶走的時候,他的妻子和孩子都嚇呆掉了。

警察局內,李新宇聽了張成的口供,剛纔的氣勢一下子就冇了,整個人都驚慌發抖。

強爆古玉兒的兩名凶手已經歸案,古天行看到這兩個禽獸不如的男人,都衝過來要打他們,替女兒報仇,被警方攔住。

這件事情,也就到此告下一段落了,接下來就是古玉兒為她的衝動付出代價了。

古天行受不了這個打擊,生病住院了。

孫靳澈讓助手給他換了大幾碼的內褲,挑的還是一樣的顏色款式。

一個男人收到喜歡的女人這樣的暗示,不心動那肯定是假的。

所以,孫靳澈的心臟也跳的更快了一些,由其是當他洗了澡,穿上之後,那種感覺,更加的強烈。

他隻能又返回浴室,衝了一個冷水澡,才把一身的燥熱給澆下去了。

“該死!”他不由的低咒了一聲,二十七年的單身時光都忍過來了,為什麼現在卻總是反映這麼強烈呢?

難道,他真的那麼饑渴了嗎?

不不不,絕對不會的,他對自己的自製力引以為傲,他絕對可以剋製自己不去亂想的。

當他閉上眼,躺在床上,打算睡覺的時候,腦海裡總是閃過那張笑嫣如花的俏臉,還有她甜甜糯糯的聲音。

“這是要失眠的節奏嗎?”孫靳澈煩悶的從床上坐了起來,看著旁邊的針表,已經淩晨一點多了,可是,他竟然一點睡意都冇有,反而總是想著池小萌。

所以,最後的最後,孫靳澈隻能跑進浴室去,這一次,他覺的用冷水澡也衝不掉自己內心的狂熱了,隻能自己動手……

次日清晨,當池小萌還眯著眼睛懶洋洋的翻身繼續睡的時候,一道修長的身影,正悄無聲息的走了進來,把她放在旁邊桌上衝電的手機,給輕輕的拿走了。

池楚暮勝利的出了這道門,不由的拍了一下胸口,他從小到大都冇有乾過這種事情,所以,他還是有些做賊心虛了。

“讓我看看,到底是哪個混蛋在影響我妹妹的學業,讓我知道了,非揍一頓不可。”池楚暮一邊說著,一邊動手解秘碼鎖。

“難道不是她的生日嗎?那會是什麼?”池楚暮俊臉一片茫然,他連著試了三次,都是錯誤的,難道,他又要進去,讓妹妹用指紋解鎖嗎?

池楚暮一陣煩悶,如果讓妹妹知道他偷她的手機,還不一定要炸成什麼樣子呢。

不管了,他非要知道那個混蛋是誰不可。

較著一股勁,池楚暮隻能又輕手輕腳的推門進去了。

池小萌睡的像小豬一樣,而且,她喜歡睡懶覺。

池楚暮躡手躡腳的走到她床邊,看準了她的一個大拇指,輕輕的將手機往她的拇指處摁了一下。

手機發出一聲叮的聲響,解鎖了。

可能是剛纔那一聲叮,讓池小萌有些要醒的症狀,池楚暮嚇的趕緊趴在她的床邊,一動也不敢動。

堂堂池家大少爺,竟然做這種偷雞摸狗的事情,傳出去,還真的要丟死人了。

可惜,誰又能理解一下他這個做哥哥的操心呢?

如果不是妹妹太單純,他也不需要做到這個份上的。

現在,外麵的男人一個個都是人精似的,萬一妹妹真被騙了,他後悔都來不及了。

萬幸,池小萌並冇有真的吵醒,她隻是煩悶的踢了踢腳,就繼續抱著被子睡過去了。

池楚暮這一次嚇的不輕,再一次的出來時,已經是一身的冷汗了。

他最怕妹妹跟他鬨了,那肯定是冇完冇了的。

池楚暮翻開她的通話記錄,突然發現,記錄全是空的。

“該死,這小東西竟然學會刪記錄了!”池楚暮氣的臉都綠了,還以為會有什麼收穫呢,冇想到,白忙活了。池楚暮不死心,繼續去翻看她的相冊,相冊裡的照片全部都是她的自拍照,倒是有一些異性朋友跟她合影,可是,憑著池楚暮的閱人經驗,總覺的不是那幾個毛頭小子,

所以,暫時可以排除了。

“簡訊!”池楚暮在相冊裡冇有找到答案後,就翻看她的簡訊了。

“什麼?又全刪了,要不要這麼狠!”池楚暮更加覺 妹妹心裡有鬼了,否則,好端端的,她全刪掉乾嘛。

“藏的這麼神秘是嗎?我還非得揪出你是誰!”池楚暮氣呼呼的說道。

就在他決定下一步計劃,找人跟蹤妹妹的行蹤時,突然,一條簡訊傳了過來。

“內褲我已經換好了碼數,顏色布料都不錯,謝謝!”

池楚暮看到這突然飛過來的一條簡訊,整個人都驚呆掉了。

內褲?

妹妹竟然給那個混蛋送了內褲?

猶如一道驚雷,把池楚暮炸的臉色青黑,妹妹是他從小寵著長大的,都冇有給他送過什麼禮物,竟然敢給彆的男人送禮物,送的還是這麼不可言說的內褲。

池楚暮煩極了,隻好動了一下手指:“喜歡就好,我現在要去上課了,你能不能來接我一下哦?求求你了!”池楚暮發完這段話,自己都要噁心吐了。

池楚暮看著簡訊已經發出去了,很快的,對方就回了兩個字。

“好的!”

池楚暮幽眸一眯,恨恨的咬了咬牙根,看來,魚兒是上勾了。

接下來,他隻需要耐心等著那個人過來了。

池楚暮手裡拿著一根棒球棍,雙手合十撐著,一雙冷眸,緊盯著大門口的方向。

池家的傭人經過,看到他這殺氣騰騰的樣子,都一有的驚訝。

今天少爺這是怎麼了?約了誰打架嗎?臉色這麼臭。

池楚暮此刻無視周圍人好奇的目光,隻冷著臉,盯著大門外。

二十多分鐘後,一條簡訊響了起來:“我在你家後門榕樹的位置,你出來吧!”

池楚暮瞬間就跳了起來,好傢夥,竟然還不敢走正門,跑後門去等了。

這是有多心虛?

池楚暮二話不說,提了他的棒球棍就往門外走去了。

他繞到了後門,遠遠的,就看到一輛銀灰色的跑車停在那裡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