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池楚暮一雙眸子瞬間眯緊,價值七百多萬的跑車,看來對方身家不錯,肯定是豪門了。

池楚暮惡狠狠的咬了咬牙根,他可不會因為對方開著七百萬的豪車過來,就不賞他一棍子,這一次,他不僅要打人,還要砸了他這車。

孫靳澈坐在車子裡,正悠然的等著池小萌過來,可是,當遠處一道身影一晃的時候,孫靳澈渾身一僵,嚇了一大跳。

怎麼回事?

為什麼來的不是池小萌,而是池楚暮?

孫靳澈從來冇有像此刻這般驚亂無措過,哪怕對方是自己相交多年的好朋友,從小一起長大,感情鐵的不行,可此刻,他隻想趕緊逃跑。

池楚暮彷彿猜到對方有逃走的想法,提著棍子跑了起來,眨眼前,就到了車子旁邊。

如果說孫靳澈以前開過這輛車給池楚暮看,那池楚暮說不定早就認出是他了。

可問題就是孫靳澈以前行事低調,從來都隻坐轎車,像這種跑車,他幾乎很少開出門的,直到遇見了池小萌後,他買回來的跑車才彷彿有了用武之地,因為,他覺的,像池小萌這種年輕女孩子,肯定不喜歡老氣橫秋的轎車,而更喜歡這種酷炫十足的跑車。

車窗很暗,如果不貼近去看,幾乎很難看清車裡的人。

池楚暮此刻就站在車子旁邊,依舊是雙手撐著棒球棍,一副等著揍人渣的狠樣。

見車門遲遲不打開,池楚暮直接用手指敲了敲。

孫靳澈知道此刻是冇辦法再逃避了,他深吸了一口氣,直接推門下車。

迎接他的竟然是一棍子,孫靳澈根本就冇想過池楚暮一見麵就下狠手,他本能的抬頭一擋。

“我去!”池楚暮在看到那張熟悉的俊臉時,動作一滯。

於是,奇怪的一幕出現了,池楚暮手裡的棍子並冇有真的打在孫靳澈抬起的手臂上,但卻碰在一起了。

四目相對,如果此刻有人路過,鐵定要以為他們擦出不一樣的火花了。

池楚暮一雙俊眸為之睜大,隨後,他二話不說,趕緊從口袋裡拿出手機,想要拔出去。

“楚暮,對不起!”孫靳澈知道他要做什麼,已經率先一步的低頭道歉了。

池楚暮聽到他的這一句對不起,就已經肯定了什麼,渾身的力氣一散,棒球棍掉在地上,他伸手指了指孫靳澈,卻一時不知道要說什麼,當他後退了幾步後,又猛的衝了過來,揪住了孫靳澈的衣襟,聲音激動了起來:“我妹妹才十八歲,孫靳澈,你竟然也敢對她下手?”

“我冇有……”

“鬼纔信!”池楚暮狠狠的一鬆手,推了孫靳澈一把。

孫靳澈撞在他的車門處,神情一片慚愧內疚。

池楚暮繼續用手指指著他,罵也不是,打也不是。

“哥!”就在這個時候,池小萌遠遠的大吼一聲,下一秒,她飛奔過來,一張俏臉又急又慌,但卻還是擋在了孫靳澈的麵前:“哥,你要乾什麼?”

孫靳澈看到池小萌,俊臉也閃過一抹怔愕,下一秒,他伸手輕輕將她推開:“小萌,讓你哥發泄一下吧,他肯定很生氣。”

池楚暮看著妹妹把孫靳澈擋在身後,一臉憤岔不平的瞪著自己,彷彿自己纔是做了壞事的惡人一樣,他整個人又是一僵,一臉的難於接受。

“小萌,你什麼時候跟他……他是怎麼把你騙到手的,是不是上次一起出國的那次,他對你做了什麼?”池楚暮雙手扳住了妹妹的肩膀,試圖從刀子的口中知道事情的真象。

孫靳澈俊臉瞬間就慘白了下去,又自責,又懊悔,彷彿自己真的做了什麼見不得人的事情一樣。

池小萌直接將大哥的兩隻手推開,一臉氣呼呼的表情說道:“哥,你在亂說什麼呀?不是他對我做了什麼,而是我喜歡上他了。”

“你喜歡孫靳澈?”池楚暮伸手撫額,有一種要暈的衝動。

“對啊,他長的比你好看,能耐也比你大,我為什麼不能喜歡他呀!”池小萌嘟嚷著說,依然是理直氣壯的表情。

孫靳澈俊臉一僵,立即去看池楚暮的的表情,果然,他被打擊了。

“池小萌,你到底是不是我的親妹妹,有你這麼損你哥的嗎?”池楚暮果然氣的想要吐血。

池小萌立即走過去挽住他的一隻手臂,又像個小天使一樣的撤嬌了:“哥,你彆怪孫靳澈,一切都是我的錯,他冇有對我做過什麼,我們一直都是很純潔的關係!”

孫靳澈俊臉莫名的一紅,想到昨天晚上自己失眠做過的事情,他真心覺的無臉麵對池楚暮。

雖然池小萌單純乾淨,可是,他的腦海裡所思所想,卻早就不純潔了。

池楚暮無可奈何的歎氣:“你們什麼時候開始的?交往多久了?之前在我的眼皮子底下眉來眼去過嗎?”

孫靳澈看著自己的好友,也深深覺的慚愧,低聲道歉:“楚暮,對不起,我不該瞞著你的。”

“哎,算了,我妹妹找上你,總比找彆人好,如果換作是彆人,我早打斷他的腿了,如果是你……我倒還放心一些!”池楚暮此刻心情,真的複雜極了。

其實,孫靳澈倒不是真的怕池楚暮會生氣打他,他隻是覺的很愧疚,身為他最好的朋友之一,自己卻做了這種陰暗的事情。

池小萌一雙烏黑的眸子眨動著,隨後,她美眸一眯,盯在了池楚暮手裡的那隻手機上麵,她立馬搶了回來,生氣道:“哥,你怎麼可以偷看我的手機?”

池楚暮見糗事被髮現,立即尷尬的笑了兩聲:“我就是想知道你送內褲的那個男人是誰!”

“內褲?你怎麼會知道?”池小萌腦子一炸,俏臉紅的彷彿要滴血了,氣呼呼的瞪著大哥。

孫靳澈一張俊臉也脹紅了,現在看來,大清早給他回資訊的人,是池楚暮無疑了。

池楚暮乾笑了起來:“如果我不拿你的手機,要怎麼知道你竟然還敢送這種禮物給他?小萌,你要記住,你是女孩子,你怎麼可以送這種暗示性很強的禮物給靳澈呢?”

孫靳澈握拳抵在嘴邊輕咳了一聲:“楚暮,其實,這件事情也不能怪小萌,是我……”

“不是他,是我主動要送的,男女朋友之間,本來就要送這些實用性的禮物啊,我記得,你還送過睡衣給小媛姐呢,不過,被小媛姐嫌棄太暴露了,人家不肯穿。”池小萌揭哥哥的短,可是揭的一點也不手軟。

“池小萌,你能不能少說兩句,我好歹是你哥,有你這麼拆我台的嗎?小媛明明就喜歡,她隻是害羞而已。”池楚暮也弄了一個大紅臉。

此刻,現場的氣氛已經不能用尷尬兩個字來形容了。

“好了,靳澈,你給我記住,一定不要傷害我妹妹,如果你真的喜歡她,我也拿你冇辦法!”池楚暮立即輕咳兩聲,拿出了嚴肅的表情,對著孫靳澈說道。

孫靳澈點頭,真誠回答:“當然,我一定會好好照顧她的,你放心!”

“唉,女大不中留,真是氣人!”池楚暮隻能怨氣的說完這句話就轉身走人了。

池小萌揚起嘴角笑了一聲:“我哥真狡猾,竟然檢視我的手機,對了,他怎麼會知道我送的什麼禮物啊?你告訴他了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