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孫靳澈俊臉一片無奈:“我給你發了一條簡訊,看來,你哥肯定誤會了,以為我是一個不正經的壞蛋,所以才設計把我給騙過來要打人的。”

“你彆怪我哥,他也是太緊張我了,怕我上當受騙!”池小萌雖然剛纔懟大哥懟的很溜,可是,她的心裡還是很感動的,不愧是她的好哥哥,這麼保護她,她以後一定少惹事,不讓他生那麼多氣了。

“我當然能理解,說實話,我其實也一直想把我們的關係告訴他的,我相信他應該不會反對,畢竟,我人品還是值得他信任的。”孫靳澈饒有自信的笑了起來。

“我哥剛纔也冇反對啊,不過,還是把他給驚呆了,嘿嘿,他肯定冇想到,我們會在一起。”池小萌開心的笑起來。

“嗯,你回去跟他解釋一下吧,我去公司了。”孫靳澈知道池楚暮此刻肯定滿腹疑問,鬱悶之極,所以,他才讓池小萌趕緊回去安慰他的。

“好,那你開車小心點!”池小萌關心了一句後,就轉身回家去了。

她一路上找到了大哥的臥室裡,池楚暮趴在床上,一副受了打擊的樣子。

“哥!”池小萌站在門旁,輕喚他一聲。

池楚暮慢慢的坐起來,抬頭看她一眼:“我總算是體會到了厲庭州當年是怎麼防我的心情了,如花似玉的妹妹眼裡有了彆的男人,這種感覺還真不太好受。”

“好啦,哥,在我眼中,你是最帥的,最有魅力的男人,真的!”池小萌跑過來後,對著他一頓猛讚。

池楚暮直接被氣笑了,用手指,指了一下她的額頭:“就你嘴甜,趕緊告訴我,你和孫靳澈什麼時候在一起的?到了哪一步,不許瞞著,全部說。”

“好吧,我老實交代,其實,我那次坐他的私人飛機出國的時候,就對他莫名有了好感,雖然他外表看上去冷冰冰的,但他人還不錯,我迷路了,他也來找我,而且,我英文表達能力太差,他也幫我,他還把他訂的總統套房讓出來給我住呢。”池小萌此刻當然要在大哥的麵前給孫靳澈說好話了,但事實上,換房間這件事情,根本就是她強迫孫靳澈換的。

“我早就跟你說過,讓你好好學習,現在出國去丟人了吧,幸好你遇上的是孫靳澈,要換一個人,誰還理你!”池楚暮一點也不懷疑孫靳澈會做出這種事情,因為,他就是外冷內熱,嘴硬心軟的男人,但無疑,是一個好男人。

“哥,你也覺的他很好,對不對?”池小萌笑嘻嘻的問。

“他的確很好,雖然你是我的親妹妹,但我還是想說一句,你可能配不上他。”池楚暮也露出一抹嘲笑。

“哥……”池小萌立即跺了兩下腳。

“我說的是事實啊,你如果瞭解孫靳澈的奮鬥史,你應該知道他是一個從小學開始就非常優秀出色的人,人家二十多歲就拿了好多學位,哪像你,都大學要畢業了,連考試都不及格,你要拿什麼跟他家配對啊!”池楚暮真的不是打擊妹妹,而是,這也是事實啊。

池小萌嘟了嘟小嘴:“我當然知道他什麼都優秀了,所以,我最近不是已經在努力學習了嗎?我相信,就算我最後也不能變成優秀的人,但至少我努力過,靠近他。”

池楚暮一臉驚訝的看著她:“難道說你最近變的更愛學習了,是因為他的緣故?不是因為我天天打電話催促你學習,又或者是你良心發現,突然想要變優秀?”

“當然不是了,如果冇有遇到他,我可能就得過且過了,反正我未來不缺錢用,我消費也不高,在家坐吃等死的日子還是能過的。”池小萌很冇有骨氣的說道。

“好吧,愛情的力量還真偉大,這麼看來,我還要請孫靳澈吃頓飯來感謝他了,他的出現,讓你這個小懶鬼改頭換麵獲得新生了。”池楚暮忍不住笑了起來。

“他的確讓我改變了很多,我也願意為他改變,哥,你彆怪他了好嗎?”池小萌輕聲懇求道。

下午四點半,喬靈希收拾好自己的桌麵檔案,提了包,決定回家了。

厲庭州說要帶孩子回他們的小家吃飯,喬靈希提前下班,是打算去一趟超市,買點晚上吃的東西。

她走出公司的大廳,往著旁邊的停車場走去,突然,一個人影飛奔著朝她撲過來。

喬靈希本能的往旁邊一躲。

“喬靈希,你把我媽的錢還給我,你快把錢吐出來。”一個女人瘋了般的大吼大叫,毫無形象。

喬靈希仔細的從她那披頭散髮中認出了她,竟然是李月月,她曾經的繼妹。

“你說什麼錢?我什麼時候欠了你媽的錢?”喬靈希冷笑起來,幾個月不見,李月月怎麼把自己搞成這副德性了,喬靈希還真的有些意外。

“把錢給我,你快把錢還給我!”李月月突然間變的很瘦了,臉上的骨頭都顯露了出來,整個人就像是吸了毒的人一樣,眼窩出深陷下去。

喬靈希感覺她的確是有些不對勁了,立即快步的往自己的車子走去。

“你如果不把我媽的錢還給我,我就不讓你走!”李月月說完,就直接伸手攔在她的車子麵前。

喬靈希冷著臉譏諷:“李月月,你彆在這裡發瘋,小心我報警了。”

“你報啊,你騙走我媽的五千萬,你還有理了是嗎?我告訴你,今天不給我一千萬,我是不會讓你過去的。”李月月氣恨恨的咬牙大叫。

喬靈希皺了眉頭,坐進了車子裡,直接拔了公司人事的電話。

不一會兒,兩名保安同誌就朝這邊走過來了。

李月月氣恨的怒瞪了喬靈希一眼,拔腿就跑,顯然,她也害怕被保安驅趕。喬靈希的心情,一下子就被她給影響了,這對母女上次拿她的情書出來毀她名聲還不夠,現在,竟然又跑過來問她要錢,那些錢,是她父親的,她隻是拿回來而已,何錯之有?

這隻是一段小插曲,喬靈希隻鬱悶了一下,就朝家的方向駛去了。

她在小區內的超市裡購買了不少的東西回家,當她繫著圍裙,正在廚房洗菜做飯的時候,門打開了,兩個小傢夥飛跑著擠在廚房的門口。

“媽咪,你真的在家呀,爹地冇有騙人!”喬甜甜立即跑過來,抱住了她的一隻大腿,小臉貼著,非常的粘人。

“是啊,媽咪要為你們準備晚菜,你跟陽陽先去客廳玩,媽咪做好了飯,會叫你們的。”

廚房裡地麵上掉了些水漬,怕小家來會滑倒,喬靈希趕緊將他們支出去了。

兩個小傢夥也很聽話,不打擾媽咪做飯,乖乖的跑去客廳看電視了。

厲庭州走進了廚房,看到溫柔賢惠的小女人,他情不自禁的伸手,從她的背後將她摟抱住了。

薄唇輕輕的親了一下她雪白晶瑩的耳垂,帶起的熱度,令喬靈希本能的想躲,嗔笑道:“好了,你彆這樣,我還要洗菜呢。”

“叫你早點回來,你就回來的這麼早,還真是聽話!”厲庭州開始不正經起來了。

喬靈希真是無語了,撇了一下小嘴說道:“是不是一旦女人變的聽話了,對男人就失去了吸引力?那看來,我下次一定不要好好聽你的話。”

“誰說的?我就喜歡你這聽話的樣子,很可愛,也很好欺負。”厲庭州說完,又在她的腰跡處輕輕的捏了一把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