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“我…我這不是事先提醒你嘛,又冇說你一定想…反正就是這個意思,我們彼此自尊自愛。”喬靈希發現,越描越黑了。

厲庭州目光直直的盯著電腦螢幕,好吧,這一條,他又想刪掉了。

因為,他的確產生了想要跟她有進一步關係的念想。

“好,這條保留!”

“如果誰先越過這條線,必須無條件答應對方三個要求!”喬靈希感覺他好像並冇有重視這件事情,所以,她補充了一點。

厲庭州眉宇一擰,這個女人是不信任他嗎?

於是,修長的手指在鍵盤上敲下她補充的這個條件。

“第五條,婚姻期限為半年,不可更改,到時間必須離婚,否則,延長的時間,必須以金錢作為代價補償。”厲庭州淡淡唸完後,點頭:“這一點,我冇意見。”

“第六條,尊敬彼此長輩!”厲庭州繼續點頭:“這一條,我也同意!”

喬靈希呼了一口氣:“目前,我就這些條件了,你有什麼要補充的嗎?”

“有!”厲庭州直接伸出手在鍵盤上敲打起來,喬靈希站到他的身後去看。

就看到他寫出下一條內容。

“必須陪同出席所有的場合,在人前,必須儘到妻子所有的義務!”

喬靈希小臉冇來由的一慘,不會吧,這個男人竟然提出這種要求。

“有意見?”男人見她不說話,挑眉,看著她問。

喬靈希咬了咬唇:“我儘量做好妻子的角色!”

厲庭州點頭:“好了,列印出來吧,一式兩份,簽字!”

喬靈希看著擺在桌麵上的協議,猶豫著要不要簽,旁邊男人已經拿起鋼筆,毫不遲疑的簽上他的大名。

喬靈希隻好一筆一畫的把自己的名子寫上去。

厲庭州見她簽了字,薄唇腹黑的上揚,這個女人,逃得出他的掌心嗎?

喬靈希拿著簽好字的協議,回到房間,剛把協議放進行旅箱裡藏好,突然,她的手機響了。

緊接著,是程星星焦急的聲音傳過來:“靈希,你快看看,出事了,你昨天拍攝的照片,被人上傳到網上了。”

“什麼?”喬靈希內心驚跳了一下,急急的打開手機,看到程星星揭屏發過來的照片,果然,自己穿著超短裙的照片出現在網絡上,下麵全是男人各種臆想的評論。

她趕緊把電話拔給程星星,程星星氣憤不平的說道:“我打電話問過那個攝影師了,他說照片是他傳上朋友圈的,原本是想顯擺一下,可冇想到竟然有人把你的照片瘋轉,說你是想出名想瘋了,主動巴結上那名攝影師,簡直太過份了。”

喬靈希小臉有些蒼白,捏著手機,也氣到不行:“這個混蛋,必須讓他把照片刪了!”

“我說要告他侵權,他已經刪了,可是,被轉載的那些照片,他卻無能為力了!”程星星真心替她擔心。

“怎麼在這個時候出這種事呢?我剛剛厲庭州簽了婚內協議,絕對不抹黑厲家顏麵的,現在,我的照片被傳到網上去,還是用這種丟臉的方式。”喬靈希急的想哭。

“靈希,現在唯一的辦法,就隻有找厲庭州幫忙了,隻有他能夠壓下這件事情,不然,等到你的照片真的被傳開了,你的名聲也毀了。”程星星也真心替她捏了一把冷汗,當然,她也覺的自己要負責任。

“那我找他幫幫忙,先掛了!”喬靈希捏著手機,飛速的往門外跑去。

由於跑的太急了,她冇想到厲庭州就走到她的房門外,她直接就撞進他的懷裡去了。

空氣瞬間就靜止了!

呆愣兩秒,喬靈希趕緊退後一步,麵紅耳赤的低下了頭:“厲庭州,我能不能請你幫個忙?”

厲庭州也冇料到她會突然撲過來,雖然僅僅兩秒的緊貼,但他依稀能夠感覺到女人那柔軟的身子,溫香怡人。

“什麼事?”耳邊砸來男人低沉的聲音。

喬靈希也顧不得麵子問題了,直接把這次事件的前因後果說了一遍,等到她抬頭去看厲庭州的反映時,隻看見他俊臉一片的鐵青難看。

下一秒,他往前逼近一步:“喬靈希,你是不是把我的話當耳邊風了?你就那麼缺錢嗎?竟然讓彆的男人看你的腿,他摸過了嗎?”

喬靈希聽著他冷怒的話,整個人往後退了一步,一瞬間,大腦空白。

厲庭州重重的一拳撐在她的耳側牆壁處,目光冷銳的盯著她:“他哪隻手摸了你?”

“冇…他冇有摸!”喬靈希也不知道為什麼要老實的回答他,但事實上的確如此,那個攝影師隻讓她擺各種造型,冇有摸過。

厲庭州聽到她的回答,臉色這才稍稍好看一些,但是,語氣仍有不爽:“你以前還接過什麼廣告,除了拍腿,還拍過哪裡?”

喬靈希一時有些不懂厲庭州為什麼還要問這些,她也隻能如實答道:“除了腿的廣告,我冇拍彆的廣告了,厲庭州,這件事情,你能幫我處理一下嗎?因為,我怕丟了你們厲家的臉麵。”

“現在,把你之前拍的所有廣告都告訴我!”厲庭州隻感覺神經緊繃成一根弦,低眸,看著她那雙修長白晰,比例完美的纖細長腿,他隻感覺喉間一熱。

一想到她竟然利用這雙腿,在男人的麵前擺出各種姿勢,他就恨不能將那些男人的眼睛都挖掉。

“你要乾嘛?”喬靈希一時猜不透他的心思。

“全部撤下,我不允許任何男人再看見!”厲庭州聲音裡透著霸道和強勢。

喬靈希愣住,隨後,她趕緊搖手:“以前拍的就冇必要了吧,反正我也冇有露臉。”

“我堅持!”厲庭州聲音裡有著不容反對的堅決。

喬靈希被他那惱怒的表情嚇住,這個男人怎麼一副要吃人的表情?

“好吧,我一會兒把我拍過的廣告清單給你,你能不能儘快處理我這次流出去的照片,我怕會讓你媽媽看到…”喬靈希也冇料到事情會出現這種意外,她以為像以前一樣,拍了廣告,拿錢走人,從此各不相乾,可冇想到這次的攝影師竟然這麼噁心,還說她是他新交的女朋友,還在上麵各種汙言穢語的形容她,真變態。

厲庭州這才冷著臉,轉身下樓,在下樓的同時,拿出手機,打了一個電話。

在厲庭州的強勢壓製下,喬靈希的所有照片,在最短的時間內刪除一空。

而就在照片刪除的同時,上傳這些照片的攝影師也慘遭一頓爆打,鼻青臉腫的像個豬頭,隻怕連他媽都認不出來了。

他總算明白了,並不是哪個女人,都敢惹的,至少,從今往後,喬靈希這三個字,會變成他一生的惡夢。

除了這次的廣告被撤下之外,喬靈希之前拍的所有廣告,都在同一時間被強行撤下了。

厲庭州冷著臉,端坐在辦公室內,在他的電腦螢幕上,依次的出現了喬靈希拍攝的那些腿部廣告。

這雙腿,纖細修長,雪白完美,不管是坐著還是站著,都有一種令人心動的魅力,更該死的是,這個女人竟然還有躺著拍的照片,厲庭州目光死死的盯著,恨不能將這些照片全部藏起來,隻能他一個人獨自欣賞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