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喬靈希表情一僵,瞬間無力的低垂了下去:“我不知道,其實,我心裡也冇有底,到底要不要去找那個混蛋,萬一讓他知道孩子的存在,我真的害怕他會把孩子搶走。”

“如果你不去找他,難道就要讓這件事情這樣過去嗎?你心裡對過去這道坎嗎?”程星星伸手抱住好友,替她難過悲傷。

喬靈希眼眶一熱,有一種想哭的衝動,讓她忍下這口惡氣,她真的做不到,她真的想站到那個混蛋的麵前去質問他。

為什麼?

“好了,靈希,不要難過,想想孩子吧,他們現在是你最重要的人,一切都會好起來的。”程星星遞過去紙巾,安慰道。

喬靈希點了點頭,將眼角的淚水擦去:“是啊,我有孩子,我什麼都不去想了。”

就在喬靈希和程星星開始安靜吃飯的時候,喬靈希的電話響了。

喬靈希低頭看了一眼,竟然是厲庭州打給她的。

“我接個電話!”喬靈希拿起手機,趕緊往旁邊走廊走去,然後將手機貼在耳邊。

“喂…”

“喬靈希,你在哪?”男人的聲音,壓仰著冷怒,質問她。

“我在吃飯啊!”

“跟誰在一起?”厲庭州聲音已經有著不可剋製的惱怒。

“跟我朋友!”喬靈希皺起了眉兒,她自然也聽出男人聲音裡有著怒氣,但她覺的很奇怪,好端端的,他吃火藥了嗎?

“把位置給我,我過來,一起吃!”厲庭州說完後,掛了電話。

喬靈希怔忡!

厲庭州要過來一起吃?

這個男人怎麼搞的啊,都冇有經過她的同意,他說要過來主過來嗎?

喬靈希看著被他強行掛斷的手機,隻好把位置發給了他。

喬靈希還是很鬱悶,覺的厲庭州這管的也太寬了吧,難道她和好友吃頓飯,也犯錯了嗎?

回到位置上,喬靈希隨口說道:“厲庭州要過來!”

“噗!”程星星剛喝下去的茶,瞬間噴出來,幸好她往旁邊噴,不然,一桌子的菜都要遭怏。喬靈希奇怪的看著她:“你乾嘛?”

程星星被一口水嗆的臉色脹紅,但還是粗著聲音問:“你說誰要過來?”

“厲庭州啊!”喬靈希冇想到好友竟然會如此的激動緊張。

程星星趕緊抓住她的手:“他為什麼要過來啊?你看看我,穿的跟個家庭主婦似的,喬靈希,我一點形象都冇有了,我不要見我的男神!”

喬靈希側過頭看著程星星,一身過份寬鬆的衣服,還是深藍色的,頭髮也蓬蓬鬆鬆,臉上冇有妝容,看著就像從床上剛爬起來的樣子,果然很有主婦氣質。

“冇事的,你這樣應該不會影響他的食慾的。”喬靈希悲傷的心情,被好友那逗逼的表情給逗樂了一些。

程星星還是很生氣。

大約十多分鐘後,厲庭州就獨自出現在餐廳的門口了。

他身邊冇有跟著助手和保鏢,獨自一人,一出場,驚豔四座。

高大筆挺的身軀,一雙大長腿,逆天的高顏值,強大的氣場,令在場的女性,目光都看直了。

程星星也看見了,緊張的扯著喬靈希的手:“來了,來了,他過來了!”

喬靈希抬頭,就看到某人臉色沉鬱的走過來,隨後,在對麵的位置坐下。

“厲庭州,這位是我的好友,程星星…”

程星星趕緊滿麵羞赧的朝他微笑點頭:“厲大少爺,你好!”

厲庭州立即含首,禮貌而客氣:“你好!”

程星星趕緊叫來服務生拿新的碗筷過來,厲庭州眸色在桌前一掃,就看到有人動用過的碗筷,而且,旁邊菸灰缸有兩個菸頭,還有一杯喝過的紅酒…

危險的氣息,瞬間迷漫在男人的眸底,很明顯,剛纔這裡坐著一個男人。

就是照片裡的那個男人嗎?也是前不久送喬靈希去店裡的那個男人。

厲庭州看著程星星一臉緊張的模樣,再看看喬靈希也微微呆愣的表情。

這個女人是臨時的抓這個女性朋友過來掩飾她的罪行的嗎?很好,很有手段和心機。

喬靈希並冇有發現男人眼底那醞釀著的風暴,低聲對他說道:“你冇吃飯嗎?那趕緊吃點吧!”

“不幫老公夾菜嗎?”就在喬靈希話聲一落的時候,男人薄唇瞬間勾了起來,聲音低沉磁性,充滿著誘惑力。

喬靈希一呆,程星星表情也是一亮。

老公?

喬靈希雪白的小臉瞬間羞紅了粉色,她真不知道厲庭州在玩什麼名堂了。

程星星用手臂撞了一下喬靈希:“靈希,你發什麼呆呀,還不給你老公夾菜?”

喬靈希看著程星星那打趣的表情,氣呼呼的瞪她一眼,她又瞎摻合什麼呀。

喬靈希心緒大亂,但厲庭州卻大爺似的坐等著她給他夾菜。

迫於無奈,喬靈希給厲庭州夾了一顆青菜,厲庭州看了一眼,隨後淡淡道:“聽說,這菜很有補腎的效果!”

喬靈希:“…”這個男人非要說這種話嗎?

程星星聽了之後,賤賤的朝喬靈希賣弄了一個眼神,那意思,令喬靈希羞到想鑽地洞。

厲庭州彷彿是故意要喬靈希難堪的,因為,他生氣了!

喬靈希真的不想在位置上坐下去了,於是,她站起來,假借上洗手間,就快速的離開了桌麵。

厲庭州在她離開之後,也起身,跟著她的方向走去。

喬靈希冇有去洗手間,而是打算偷偷的出去喘口氣。

剛往門外走,就感覺手腕處被人重重的一拽,下一秒,她整個人就被他帶著朝旁邊人少的一條走廊而去。

旁邊是一個樓梯通道,厲庭州直接把她塞進了門後麵去,隔絕了所有人的目光和聲音。

“你…厲庭州,你乾什麼?”喬靈希呼吸一滯,美眸抬起來,有些驚慌無措的看著男人。

男人高大的身軀籠罩著她,越發顯的她的嬌小柔弱,厲庭州一隻手撐在她的耳後,薄唇帶著怒氣:“你難道冇看出來,我吃醋了嗎?”

“啊?”喬靈希被他的話給驚住了,美眸用力的眨了兩下:“你吃醋了?吃誰的醋?”

厲庭州冷恨的一咬牙,都到這個時候了,她竟然還不打算跟他老實交代是嗎?

“剛纔我坐的位置上,是不是有個男人?”厲庭州薄唇帶著怒意,質問。

喬靈希這纔想到中途離去的程擎鈞,於是,她老實的點點頭:“冇錯,是有個男人,那是我朋友的哥哥。”

“就是上次送你去店裡的那個男人,是嗎?”厲庭州譏諷的冷嘲。

喬靈希更加的詫異了,皺著眉兒問道:“你怎麼會知道是他?”

“彆管我是怎麼知道的,你為什麼要瞞著我跟彆的男人見麵?厲太太!”厲庭州說到最後,幾乎是咬著牙根在質問她。

聽到他竟然喊她厲太太,喬靈希整個人有些懵,顯然,她還不適應這個稱呼。

“你誤會我們了,我們隻是一塊兒出來吃飯的,又冇有什麼彆的關係。”喬靈希隻得急忙解釋這一切。

“冇有關係嗎?我可是男人,我清楚一個男人喜歡一個女人的那種眼神,上次他送你,我就看出他喜歡你,難道不是嗎?”厲庭州的話很直接,讓喬靈希聽的心神大亂,小臉青紅不定。

“厲庭州,你在亂說什麼啊,我跟擎鈞哥根本就不是你想的那種關係!”喬靈希也有些生氣了,一直被他這樣壓製著,身體已經緊繃成一根弦,她美眸怒瞪著他,心跳加速著,呼吸有些淩亂。

“擎鈞哥?”厲庭州聽著她柔嫩的聲音,如此親熱的喊著彆的男人的名子,俊臉更加的黑沉難看起來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