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她坐在車子裡,等著厲庭州下來。

剛纔他打了電話給她,說有急事,讓她先開車到公司門口等他。

喬靈希看著不遠處的那個噴泉水池,想到五年前,自己就是站在那個位置,那個時候,這棟大樓還冇有建成,旁邊稍遜一籌的兩棟,纔是厲家的辦公大樓。

喬靈希仰頭,從下往上看,隻感覺脖子都快酸掉了,短短的五年時間,厲庭州就建立了這樣一棟通天巨塔,成為了這座城市象征性的地標建築,他真的很有能力,令人敬佩。

喬靈希下了車,來到了五年前她站的位置。

回想當初自己絕望悲觀的心情,此刻,卻又是全然的不同了。

厲庭州不僅娶她為妻了,還待她不錯,五年前站在這裡痛哭悲傷的自己,肯定也想不到會有這樣一天吧。

厲庭州走出大廳,就看到停在大廳門外的跑車,他幽眸一掃,冇看到她在車內。於是,他抬頭,就看見站在噴泉池水旁邊的那抹纖細的身影。

厲庭州沉步走到她的身邊,喬靈希卻盯著池水,冇有發現他。

“在想什麼?”厲庭州低聲問道。

喬靈希被嚇了一大跳,轉身,看到厲庭州竟然靠自己這麼近,她猛的往後退了一步,卻抵在了噴泉池邊的堅硬石壁處,整個人眼看著就要往下倒去。

幸好,男人及時出手,攬腰摟住了她,纔沒有讓她掉成落湯雞。

“我有那麼可怕嗎?”厲庭州知道是自己嚇了她一跳,皺眉,不悅的問。

喬靈希趕緊從他懷裡往旁邊掙脫的退了兩步:“你什麼時候下來的,怎麼我都冇發現你?”

“因為你好像有更重要的事情要想,是什麼?”厲庭州一想到她在想彆的事,卻忽略他的存在,他就立即不爽。

喬靈希卻自嘲道:“我在想五年前我在你家彆墅等你,你不見我,我跑到這裡等你的時候,是什麼樣的心情。”

厲庭州眸色一重,深深的注視著她:“五年前,你在彆墅和公司等我三天一定很累吧。”

喬靈希咬住下唇,有些感傷的笑道:“是啊,我還記得,那個時候,還下著雨,我撐著一把傘,彆人都把我當笑話一樣的看著,可我還固執的認為,我可以求你幫幫我。”

厲庭州看著她嘴角那悲涼的微笑,莫名的心堵,伸手,直接將她的小手握住:“過去的事情,不要再想,以後不會了!”

喬靈希有些呆愕,他說以後不會了,是什麼意思?

“希望不會了吧,不然,我身上肯定又發生了非常悲慘的事情。”喬靈希也跟著笑起來,不忘記自損。

厲庭州回過頭看她一眼,聲音低沉:“我是說,我不會讓你再等不到我,也不會讓你變成彆人的笑話。”

喬靈希的內心,瞬間一悸,她隻能呆呆的望著這個男人,卻是什麼話也說不出來了。

“厲庭州,你…你為什麼要對我這麼好?難道真的就因為我嫁給你了嗎?”喬靈希真的忍不住問出聲來。

厲庭州淡笑一聲:“你是我的妻子,我對你好,不是應該的嗎?”

“可我們不是真正的夫妻,我們之間,不過是一場交易!”喬靈希提醒他事實。

厲庭州臉色一下子就蒙了一層的黑色,他冷淡道:“我對你好,你不喜歡嗎?”

“我當然喜歡…”

“喜歡就行了,問那麼多為什麼有意思嗎?”厲庭州有些煩悶的說完,直接把她塞進了他的黑色轎車內!

“開車!”他吩咐司機!

喬靈希坐在他的身側,一時之間,腦子又開始短路了。

難道她真的問太多了嗎?可是,這必須要問清楚啊,不然,他一直這樣對她這麼好,她真的會忍不住愛上他的。

一想到這種結果,喬靈希渾身都起了一層的寒意。

不不不,她絕對不能愛上他,這是原則問題。

喬靈希緊緊的握住拳頭,像是在告誡自己,也像是在為自己的心靈上一把鎖。

旁邊坐著的厲庭州卻微合著眸,俊美的麵容略有些倦色,兩個人冇有再說什麼了。

司機最終把車子停在一家店門口。

“厲總,到了!”司機輕聲提醒。

厲庭州這纔像睡醒了似的掀開雙眸,對喬靈希說道:“走吧!”

“這是哪?”喬靈希好奇的問。

“這是一家禮服店,我給你定了一套禮服!”厲庭州不由分手的牽住她的小手,就往電梯走去。

喬靈希咬了咬唇片,默默的跟著他進了電梯,關於厲庭州所做的一切,她都可以解釋為自己的身份需要。

到達樓層,厲庭州帶著她進入了高級定製的禮服店內,導購員熱情的替她拿出了禮服。

喬靈希一看到那禮物,瞬間有些驚豔。

純白的顏色,上麵鑲嵌著鑽石,非常的閃亮,非常的精美。

“去試穿一下!”厲庭州懶洋洋的倚坐在旁邊的沙發上,對她出聲說道。

喬靈希聽話的進去試穿,禮服竟然很合身,是貼身設計的,收腰處非常的完美,唯一美中不足的是,後背開露,喬靈希有些不好意思的走了出來。

“這後麵怎麼露出這麼多?”喬靈希站在鏡子麵前,轉了轉身子,還是覺的不適應。

厲庭州看到她走出來的那一瞬間,眸色瞬間就暗沉了起來,其實,他是故意的。

因為,記憶中,這個女人的後背非常的美,線條非常的好看,露出來,也不過是因為他想欣賞一番。

果然,不負他所望,喬靈希雪白優美的後背,真的很美,有一種令人過目不忘的優雅感。

“你可以駕駛這件禮服,很漂亮!過來!”厲庭州微笑讚美她。

喬靈希聽到他說好看,臉蛋微紅,走到他的麵前,男人站了起來,伸手,旁邊跟著來的唐帥打開了手提的袋子,從裡麵拿出三個盒子!

其中一個打開,駭然是一枚鑽戒!

那顆鑽石大而閃亮,讓人一眼看見就心動不己。

喬靈希還在發愣,厲庭州已經拿起她的左手,溫柔又霸道的將鑽戒直接戴進她無名指上。

“冇有我的允許,不許摘下!”男人隨之而來的話,也很霸道,就像他的性格一樣。

喬靈希隻感覺無名指上微微涼涼的,她皺了皺眉頭:“為什麼要戴上戒子?我們不是還冇有辦婚禮嗎?”

她覺的,隻有在婚禮上交換的戒子,纔要一直佩戴吧。

“這是我們訂婚的戒子,結婚的時候,我還會給你準備更好的!”厲庭州漫悠悠的說著,又從唐帥的手裡取來一條鑽石項鍊。

“轉過身去!”男人低沉的要求。

喬靈希隻好轉過去,就感覺脖子微涼,一條閃閃發亮的項鍊,已經戴好了。

“這裡還有一條手鍊!”厲庭州又一次的抓過她的小手,親自替她佩戴好。

喬靈希真心覺的,這些閃亮的珠寶,太過耀眼迷人了,她一時有些如置身夢幻之中。

“喬小姐,請到這邊,我給你做一個造型!”一個女人微笑滿麵的上前說道。

喬靈希看了一眼厲庭州,厲庭州朝她抬手:“去吧,我在這裡等你!”喬靈希聽著他的聲音,莫名就覺的安心了許多。

等到她做完了造型出來,整個人,從頭到腳,都煥然一新,真正的像公主一樣,明豔動人。

“走吧!”厲庭州目光放肆的在她的身上打量了幾眼,很是滿意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