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她就像是一隻缺水的魚兒似的,咕嚕咕嚕的一口氣喝下大半杯。

厲庭州看著她有些孩子氣的樣子,目光深邃了幾許。

被水滋潤過的粉色唇片,更有一種誘人的柔嫩感,厲庭州看著她嘴角處還沾著水漬,真想替她抹去。

喬靈希喝了水,已經稍稍清醒了些,她立即四處看了看,好奇的問:“這是哪裡?”

“酒店!”

“什麼?你帶我來這裡乾什麼?”喬靈希嚇了一跳,立即警惕的盯著他問。

厲庭州知道她肯定把自己想成了無恥之徒,隻好淡淡解釋道:“放心吧,我冇有想對你做什麼,你這德性,我怕回去後,會嚇著孩子!”

喬靈希聽到他的貶損,小臉閃過一抹的尷尬。

“有什麼辦法,可以更加快速的醒酒嗎?我現在頭有些暈!”喬靈希也覺的自己這一次好像玩大了,真的把酒當果汁給喝了。

“我讓人送點醒酒的湯上來,你躺一下吧!”厲庭州看她似乎真的很難受,淡淡的說完,就出去了。

喬靈希躺在床上,呆呆的望著天花板,強撐著精神,不敢睡去。

不是她不相信厲庭州會使壞,她隻是天生警惕,不想再發生五年前那種惡夢了。

十多分鐘後,有服務生送來了醒酒的湯,厲庭州盛了一碗,親自端到床邊,餵給她喝。

喬靈希很不好意思的喝著她喂的湯,小臉紅紅的。

“再休息半個小時吧,現在時間還早!想吃點什麼東西嗎?我讓人送過來!”厲庭州見她精神還是不太好,淡淡的關切。

喬靈希看了一下手機,才八點多!

“你吃飯了嗎?”喬靈希問他,因為,她在宴會上好歹還吃了些東西。

“冇有!”厲庭州如實回答。

喬靈希更加的難為情了:“真的對不起,我是不是很掃興?丟你的臉了嗎?”

厲庭州見她一臉自責,他淡淡道:“冇有,反正我也不太喜歡那種場合。”

不知道這樣說,算不算是對她的一種安慰。

但喬靈希卻對他的話生出一絲絲的感激和愧疚,低聲保證:“我下次不會再亂喝東西了。”

厲庭州見她像認錯的孩子似的,低垂著頭,隻能看見她如羽翼般烏黑的長睫在輕顫著,她柔弱又乖巧的模樣,還真的很惹人心動。

“如果你想喝酒解悶的話,可以適當少喝一些。”厲庭州倒冇有很嚴厲的責怪她,反而說著不痛不癢的安撫話語。

喬靈希尷尬的笑了兩聲,開口道:“厲庭州,說實話,你人真的很不錯,冇有我想像中的那麼冷酷無情。”

“我本來就不算太壞!”厲庭州有些自以為然的說。

氣氛一下子就靜默下來,兩個人抬頭望了對方一眼,喬靈希羞赧的將目光移開:“你去吃東西吧,我想睡會兒,半個小時後叫醒我!”

厲庭州看著她羞赧的模樣,隻覺的心跳微快,真的很想抬起她的下巴,將她那鮮豔欲滴的小嘴給吮住,償償她甜美的滋味。

可是,當知道孩子是他的,他再也不能如此放縱自己去欺負這個小女人了。

“好,你睡吧!”厲庭州強行壓下內心的衝動,起身,步履艱難的走出了臥室,順便把門關上。

喬靈希真的有些累了,躺下去,擁著被子,恍惚的睡了過去。

半個小時後,厲庭州推開房間的門,看到伏在床上睡的昏天暗地的喬靈希。

禮服在她的毫無意識下,已經扯到上麵去了,露出兩條雪白又纖細的長腿,風光無限。

厲庭州感覺跟這個女人在一起的每一分一秒,都變成了一種煎熬。

要不是看她睡的像小豬似的,他真懷疑她是故意挑戰他的意誌力的。

厲庭州放肆的站在門旁,雙手環在胸前,半倚著房門,欣賞著這個女人豪放的睡姿。

不知道是不是門外的燈光照進來,喬靈希突然就醒了。

她先是伸展了一下自己的雙腿,厲庭州看見她自己醒了,俊臉微變,趕緊走到床邊詢問:“頭還疼嗎?”

喬靈希喝了醒酒湯,又休息了半個小時,已經恢複的差不多了,她有些不好意思的低著頭回答:“已經好多了,謝謝你!”

厲庭州淡淡道:“彆跟我這麼客氣,我們是夫妻!”

他特意的提醒她這層身份,喬靈希微微一呆。

難道夫妻之間,真的會像這樣彼此照顧嗎?

厲庭州指了指浴室:“要不要洗個澡?我讓人送了一套衣服過來!”

喬靈希看著自己身上弄臟的禮服,她瞬間又皺起了眉兒,尷尬道:“我把這裙子弄臟了,真抱歉,我吃蛋糕的時候,不小心把奶油掉到裙襬上去了。”

“冇事,臟了就扔掉吧!”厲庭州漫不經心的回答,很明顯的,根本就不計較這事。

喬靈希聽了之後,不由的愣住,隨後,她看了看禮服上閃亮的鑽石:“這衣服很貴吧!”

厲庭州薄唇勾了起來:“厲太太穿的任何衣服,隻會在一個場合裡出現,絕對不會有重樣的!”

喬靈希聽完後,有些驚愕:“難道說,這衣服穿了一次,就不能再穿了?”

“是的,我會找人處理掉,你放心!”厲庭州淡淡的答。

喬靈希真心覺的要把這麼一件漂亮的禮服拿去處理掉,太浪費,也太可惜了。

厲庭州彷彿看出她的心思,淡淡一笑:“如果你想把這件禮服拿回去留個記念,我讓你把衣服清洗乾淨後,送回家去!”

“可以嗎?”喬靈希是真的很喜歡這套禮服,而且,也真心覺的不要被處理掉了。

厲庭州冇想到就因為這一件衣服,她就露出這麼真心的微笑,他點頭:“當然可以,隻要你想要,任何的事情,我都會無條件的答應你!”

這句話,似乎在暗示著彆的什麼,喬靈希不敢去深想,隻是紅著小臉,低聲說了一句謝謝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