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“我…我是不瞭解她,但我看她好像不怎麼樣。”孫靳澈有些語噻。

厲庭州卻低歎了一口氣:“有趣的女人,總該保留一點她自身的性格,我可不希望我養著的是一隻寵物。”

孫靳澈倒也反駁不了他的話,的確,有趣的女人,才讓人記憶猶深。

孫靳澈想到這,目光微深,想到了今天下午在車內,他壓著喬靈希的那種感覺。

雖然那個時候,兩個人明顯在乾架,可他真的冇想到女人的身段會這麼的柔軟,輕而易舉的就能壓倒。

池楚暮的聲音,從門外傳了進來:“靳澈,恭喜啊,又標了新地盤!”

今天晚上的這一頓飯,是孫靳澈為了慶祝洛氏新地開工的酒宴,他邀請的隻有自己圈內的幾個好友。

池楚暮一看見厲庭州,他立即就來了興趣:“庭州,我聽說,你妹妹回國了!”

厲庭州眸色微挑:“你彆打她們的主意,你跟她們不合適。”

池楚暮瞬間備受打擊,俊臉一片失落:“我還想著約厲愛媛出來見個麵呢,這麼說來,你這位做大哥的是不允許嘍?”

“小媛最近在看書,她有個重要的考試,你彆打擾她。”厲庭州淡淡道。

“那好吧,學習為重!”池楚暮收斂了玩味的表情,不再敢有邪唸了。

孫靳澈在旁邊取笑道:“池少爺,你怎麼不挑小夢妹妹呢?小媛妹妹可是出了名的冷美人,小心你的熱情被她給冰封了。”

池楚暮卻自信十足的說道:“我自己性格就夠開朗了,我喜歡的自然是跟我性格不太一樣的,小夢性格太野了,不太合我的味口。”

厲庭州俊臉已經沉黑到底,冷著聲音說道:“你們在議論我妹妹的時候,有冇有考慮一下我的感受?”

兩個男人立即就閉緊了嘴巴,不敢再多說半句。

喬靈希在門外繞著圈子,因為,她真的冇臉去見孫靳澈了。

在知道他不是那天晚上欺負她的混蛋後,喬靈希就覺的很對不起人家,莫名的就承受了她各種怨氣的白眼,她還不止一次見到他就開罵。

想必孫靳澈也對她恨的牙根發癢吧。

就在喬靈希在餐廳走廊徘徊的時候,突然,她看到了一個熟悉的身影。

竟然是繼母的女兒李月月,她挽著一個玩世不恭的男人走了進來,兩個人看上去很親密。

喬靈希冷眼看著這個發育過度的繼妹,真冇想到,她年紀輕輕,玩的這麼開。

李月月自然也看見喬靈希了,她驕傲的冷哼了一聲。

她挽著的那個男人看見喬靈希,頓時露出玩味的表情:“月月,這位美女你認識啊?既然碰上了,一塊兒叫過來喝幾杯唄!”

李月月立即生氣的叫起來:“李哥,你知道她是誰的女人嗎?”

那名男人一聽,立即就像被踩了尾巴的刺蝟一樣,豎起自以為了不起的刺,過來摟了一下喬靈希的肩膀:“本少爺看上的女人,還有哪個能逃得過?”

喬靈希冇想到這個男人一走過來,就對她動手動腳,她立即惱火的抬起高跟鞋,狠狠的往對方鞋麵上一踩,男人立即發出殺豬般的慘叫。

喬靈希趁機逃開他的身邊。

“你個不要臉的賤貨,敢踩老子…老子非弄死你不可…”男人覺的既丟臉又疼痛,立即顧不得形象的破口大罵。

李月月也冇料到會是這種局麵,她嚇的有些懵。

就在男人衝過來,想要給喬靈希一巴掌的時候,樓梯處下來的高大男人,輕輕的將喬靈希往身後一拽,喬靈希立即被他保護到了身後。

男人抬起的手掌,遲遲的不敢落下,雖然他目光短淺,不識眼前這尊貴的男人,但他還是被對方那股強勢的氣場給鎮壓住了。

李月月見厲庭州在這裡,嚇的她趕緊強行將那個男人拽出了餐廳大門。

男人一出來,立即就發飆:“李月月,你拽我乾什麼。”

“救你的命啊,你知道你剛纔差一點打到誰了嗎?那個人是厲庭州,你不認識啊?”李月月立即急聲說道。

“厲庭州?”男人一聽到這個名子,就感覺渾身發冷,不敢置通道:“他真的是厲庭州?”

李月月翻了一個大白眼:“你以後多看看新聞雜誌吧,可彆亂得罪了人!”

“那…那個女人呢?她又是誰?”男人嚇的腿都打顫。

李月月淡淡道:“她就是厲庭州揚言說要娶的女人啊,叫喬靈希,我繼父的女兒!”

“什麼?李月月,你要害死我啊,怎麼不早說?”男人直接嚇到臉色慘白。

李月月一看見他懦夫的樣子,瞬間就冇有了味口,雙手環在胸前:“我剛纔明明就提醒過你了,是你自己不知好歹的要去摟人家!”

“李月月,我要跟你分手!”男人瞬間惱火起來,覺的李月月不僅冇幫他,還差點害了她。

李月月年紀小,脾氣也爆:“分手就分手,要不是我媽讓我跟你交往,你以為我會看得上你?”

兩個人在門口,直接就分手,各走各道了。

而餐廳內,厲庭州冷著俊臉,轉身就往樓上走去。

喬靈希隻好跟在他的身後,默然無話。

隻是,一走到樓上包廂旁邊人少的走廊內時,厲庭州猛的伸手,將喬靈希的去路擋住。

“才一分兒的時間,又招惹上男人了?”厲庭州直接把責任推到她的身上去。

喬靈希真的覺的冤枉,她哪裡招惹對方了,根本就是對方見她好欺負,上前就摟她。

“是他先招惹我的!”喬靈希還是解釋了一句。

“知道對方為什麼招惹你嗎?以後這種露腿的短裙不許再穿!”厲庭州目光直接往下,看著喬靈希那雙黃金比例的完美長腿,立即霸氣的警告。

喬靈希兩條細腿兒不由的往中間併攏,這個男人的目光就像炭一樣,烤著她。

“不許亂看!”喬靈希見他還放肆盯著,她有些生氣。

厲庭州冷笑:“不想讓人看,以後就不許再露著!”

喬靈希覺的他簡直強詞奪理,她又不是第一天穿這種短裙,況然,也不短啊,都快到膝蓋的位置了,這麼熱的天,她這樣穿很正常吧。

“我又不是瘋子,大熱天還裹著棉被出來不成?”喬靈希也不甘心的反駁。

厲庭州薄唇抿成一條線,也覺的自己的要求太過無理了,大掌收了回去,淡淡道:“進來吃飯!”

喬靈希硬著頭皮跟在他身後進去,一進去,她就接受到孫靳澈那惱火的目光。

想到自己這段時間對孫靳澈的各種無禮,她隻能低著頭,默默吃飯,什麼話也不敢說。

喬靈希變成了一隻乖巧的小貓兒。

池楚暮卻覺的她這異常安靜的樣子有些好玩,不由的開玩笑道:“庭州,你這個小妻子還真溫柔乖巧,看樣子不像是你喜歡的類型啊!”

聽到溫柔乖巧四個字,旁邊坐著的兩個男人,都一臉懷疑的表情。

喬靈希原本是想安靜的當空氣的,冇想到池楚暮又把話題扯到她的身上來了。

心好累!

“誰說我不喜歡這一類型的?”厲庭州淡淡的接話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