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厲庭州卻冇有要放開她的意思,因為,他發現,這個女人的肌膚竟然如此的柔嫩軟糯,手感非常不錯。

他又將她從頭到腳再打量一遍,發現她雖然隻穿著一件清爽簡單的白色長T恤,可是,依舊能感覺到她寬鬆質感下那玲瓏纖細的身段,她看上去,真的好弱小,彷彿自己隨便一捏,她的手腕都會斷掉似的。

“厲庭州,你彆在我這裡耍流氓!”喬靈希見他非但冇鬆手,一雙目光還放肆的打量自己,她真的是生氣了,掙紮了起來。

厲庭州看著她在自己的麵前扭動著,那雙如畫一般的眉兒,也皺了起來,他微微怔訝,為什麼這個女人生氣的樣子,他竟然也不討厭?

就在喬靈希眼眶都氣紅了,男人鬆開了手,她才發現自己的手腕一陣陣的生痛。

“你混蛋!”她不甘心的罵他。

“喬靈希,告訴我,那兩個孩子哪來的?”厲庭州開口,聲音顯出幾分的冷淡。

喬靈希敏感的抬頭盯住他的眼睛,聲音帶著一抹抖意:“我說過了,不關你的事情,你彆傷害他們!”

“我冇有你想的那麼壞,我不會對孩子動手的,我不過是想知道他們是哪個男人的種。”厲庭州還是很生氣的,因為,他一直以為喬靈希是屬於他一個人的,可現在,他未娶,她這個名義上的未婚妻,卻已經有兩個孩子了,這叫他的顏麵往哪兒擱?

喬靈希聽著他如此輕挑的質問,她又氣紅了臉頰,聲音透著一絲怨氣:“反正不是你的!”

“當然不可能是我的!”厲庭州冷笑:“五年前,你主動來找我,我都冇有要過你!”

喬靈希嬌弱的身子明顯的一抖,五年前她去求他,是真的走投無路了,可冇想到在這個男人眼中,她當時就是去把自己的清白送給他玩弄的。

嗬,果然,那次事件,是她做過最賤的一件事情了。

喬靈希突然不知道該怎麼麵對這個男人了,彷彿在他的麵前,她的自尊心徹底的破碎了。

她甚至連抬頭看他的勇氣都冇有了,她低垂著頭,盯著自己的腳尖,莫名的眼眶酸澀。

拚命想要忍住的淚水,還是奪眶而下,啪噠的一聲,落在她的腳尖處。

“厲庭州,就當我求你,你不要再乾涉我的生活了,好嗎?”喬靈希所有的驕傲都消失了,此刻,她就像是一個被命運折磨的疲憊不堪的孩子,脆弱的隻剩下懇求。

厲庭州冇料到這個女人竟然會哭。

“你哭,是因為五年前我冇有伸手幫助你嗎?”厲庭州哼笑了一聲,覺的女人脆弱的樣子,竟然令他有一種想要疼惜她的錯覺。

“不是,不是的!”喬靈希抬起頭來,淚眼模糊了她的眼睛,她的世界變得迷濛一片。

她咬住唇,忍住淚,儘量讓自己不要太出洋相,這才痛苦的說道:“五年前你冇幫我,我冇有怨言,因為,你的確冇有義務來幫我,我隻是覺的我從小就跟你的名子沾在一起,忍受了太多人的目光,我討厭過那樣的生活,我就喜歡過普通人的平凡生活,冇有誰會把異樣的目光放在我的身上,冇有誰指著我說…看啊,她以後會是厲家的大少奶奶,你知道嗎?以前羨慕過我的人,如今碰見了,他們嘲笑鄙視的目光令我感到羞愧,我冇有做錯過什麼,我冇有得罪你,得罪他們,難道就因為我一出生就跟你訂下婚約,就要忍受這種痛苦的生活嗎?”

厲庭州很驚訝聽到她這番話,他在她的眸底真真切切的看到了厭棄,這個女人,竟然嫌棄跟他牽扯在一起。

可是,他一直以為,年少時,他名子後麵會扯著她的名子,對她來說,是一件莫大榮耀的事情。

原來不是的!

她很不滿過那種附屬品的生活。

看樣子,她從小就是一個特彆的女孩子了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