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孫靳澈隻感覺心臟猛的狂跳了一下,喬靈希帶給他的感覺,不僅僅壞,而且還有一種幽怨的壞,為什麼此刻自己滿腦子,也都是她的身影?

“你彆亂說話,這絕對不可能!”孫靳澈立即聲音堅定的反駁。

池楚暮淡淡道:“算了,跟你這種禁慾了二十八年的處男,我們是聊不到一塊兒去的。”

“你再說一遍!”孫靳澈隻感覺眉心直跳,有一種想揍扁他的衝動,竟然敢拿他的私事來傷他?

池楚暮嚇的趕緊舉手:“我錯了,我真的錯了,靳澈,你彆跟我計較,我們好好吃頓飯行嗎?”

孫靳澈氣哼一聲。

樓下,司機正準備開車回家,卻聽到厲庭州一聲冷怒的命令:“去張醫生那裡!”

司機嚇的趕緊調頭,不敢問原因,戰戰兢兢的開車。

喬靈希內心委屈到了極點,看都不想再看厲庭州一眼。

將自己縮作一團,坐在車位的另一邊,長髮遮了她的臉,她神情悲涼的望著窗外的睨紅燈,一想到自己被老男人碰過,她就說不出來的難受。

厲庭州說的話,她也冇有去深想。

當轎車停下,厲庭州聲音冷酷的響起:“跟我下車!”

“這是哪?”喬靈希側過頭,看到這裡是一傢俬人醫院,她立即皺眉:“你要看醫生嗎?”

厲庭州冷笑一聲:“你不是說身體不舒服嗎?上去找醫生檢查一下!”

“我不去……我冇有不舒服!”喬靈希立即搖頭拒絕,她隻是心裡不舒服,身體又冇事。

“喬靈希,你是不想,還是不敢?”厲庭州突然往她這邊傾身過來,聲音冷的彷彿會將人給凍住。

司機大哥已經識趣的逃下車去避難了。

喬靈希卻是逃不了,她隻能眼睜睜的看著厲庭州那張俊臉越逼越近,越放越大,最後,男人在她的耳邊咬牙切齒:“我讓你上去,你就得上去,要是敢反抗,你會知道後果的!”

喬靈希被他這突如其來的威脅給驚住了,她美眸用力的眨了眨,隨後,她氣憤道:“我憑什麼要聽你的話?我哪兒也不去,我要回家!”

“那是我的家,如果你還想回去看孩子,就給我上去!”厲庭州此刻也是真的憤惱到了極點,他可以忍受這個女人跟彆的男人曖昧,但他不允許她懷上彆的男人的孩子,這是他的底線。喬靈希被震住了,忍了一路的淚水,就這樣滑過臉頰,她帶著顫意和憤怒望著男人那冷酷的麵容,她覺的,自己之前一定是病了纔會以為厲庭州其實是一個不錯的男人,可現在,他竟然又拿孩子來威脅她。

“厲庭州,我現在就要跟你離婚…”喬靈希突然哭出了聲來,雙手捂住了眼睛。

厲庭州其實也是震住了的,由其是看到車內燈光照在她臉上時,她淚如雨下的樣子。

有一種讓人莫名想要憐憫她的衝動。

她是不是就用這種楚楚可憐的樣子,來擄獲彆的男人的心魂?

一定是的,就像此刻,他在那麼憤怒的情況下,竟然還會覺的她美。

“離婚?可能嗎?”厲庭州隻能讓自己的聲音更加的冷酷:“你要是敢離婚,我就讓人把你肚子裡的孩子拿掉!”

喬靈希正哭的傷心欲絕,突然聽到他說的話,整個人一呆,捂在臉上的兩隻小手也迅速的拿了下來:“什麼孩子?”

厲庭州見她竟然還敢裝傻,冷笑的指著她的小肚子:“你難道不是懷孕了?”

喬靈希突然不想哭了,她感覺,這其中好像有誤會。

她自己也伸手摸了摸自己的肚子:“厲庭州,你哪隻眼睛看見我肚子裡有孩子的?”

“你剛纔在吃飯的時候,不是嘔吐了嗎?這就是懷孕的症狀,你現在又不肯跟我去找醫生檢查,就證明你不敢!”厲庭州也是想像力豐富,應該多給喬靈希提供一些漫畫素材,肯定很狗血,很有看點的。

喬靈希被這個男人自以為是的想像力打敗了,她突然坐直了身子:“那我們打一個賭,如果我懷孕了,可以任你處置,如果我冇有,你就是冤枉我了,你必須答應我三個條件。”

厲庭州見這個女人這麼理直氣壯的表情,他一時不知道該怎麼答話,幽沉的目光,緊緊鎖著她的小臉,隨後,他決定還是要上去檢查一番才能安心,便點頭:“好,下車!”

喬靈希已經冇有剛纔的那種被冤枉和冷漠對待的惱火了,她覺的,能夠讓厲庭州答應自己三個條件,這也算是不錯的事情。

厲庭州看著喬靈希那嬌小玲瓏的身影走的比自己還快,他突然擰眉。

奇怪了,他為什麼就懷疑她有身孕了呢?

該死的池楚暮,他被他的一句話給氣到失去所有理智了。

喬靈希用一根手指猛按著電梯。

厲庭州站在她的身邊,看著她漂亮的臉蛋上猶帶著淚,可卻冇有剛纔那種萬念俱灰的表情了。

到達樓層,厲庭州讓他的私人醫生兼院長王初安親自給喬靈希做了檢查。

得到的結果……

令厲庭州健軀一震。

“厲總,喬小姐冇有懷孕!”“確定!”厲庭州眉心隱跳,有一種被這個小女人耍弄的挫敗感。

旁邊坐著的喬靈希,也氣恨的咬牙切齒,這隻能證明一件事,厲庭州的常識,太欠缺了。

厲庭州在心底咒罵了池楚暮好幾遍,這才微笑感激了王院長,帶著喬靈希離開。

在電梯裡,喬靈希像勝利者似的雙手環在胸前,表情帶著譏諷的微笑。

站在她身側的厲庭州,俊臉黑沉,覺的丟臉極了。

“厲先生,三個條件,你不會反悔吧!”喬靈希淡淡的開口,提醒他。

“你現在可以說你的條件了!”厲庭州身為男人,根本就冇有反悔兩個字。

喬靈希伸出一根手指:“我現在隻說一個條件,剩下的兩個條件,我留著以後再用!”

“什麼條件?”厲庭州皺眉。

“我今晚要帶孩子們出去睡,去我朋友家裡睡!”喬靈希真的不想再麵對這個男人了,因為,她真的需要好好的調整自己崩潰的心態。

“哪個朋友?”厲庭州臉色果然一下子就變了,因為,自從知道孩子是他的,孩子們去哪,他都不放心了。

“你不許問,我也不會說!”喬靈希冷著小臉回答。

“你不說,我也會知道!”厲庭州自負的冷哼。

喬靈希懶得再理會他,坐上了車,厲庭州的心情又不好了。

他有一種撐控不了喬靈希的挫敗感,奇怪了,他以前那些自信呢?為什麼在麵對喬靈希的時候,總是有一種失控的感覺?

回到了家,時間也不算晚,才八點多。

喬靈希在玩具房間裡找到了兩個孩子,她直接過去牽他們的小手:“甜甜,陽陽,今晚我們去星星姐姐家裡住好不好?”

“好呀,我好想星星姐姐哦!”喬甜甜立即就開心的跳起來。

喬陽陽卻奇怪的看了一眼媽咪,隨後,他發現,媽咪的眼睛還有些腫,媽咪哭了嗎?

喬靈希給兩個孩子收拾好了衣服,又打了電話跟程星星聯絡了一通。

直接就牽著孩子們的手,坐進了車子裡,紅色的跑車,快速的駛出了厲家的彆墅大門。

厲庭州臉色陰沉的彷彿要下暴雨,站在二樓臥室的落地窗前,看著那輛快速離去的跑車,他大掌捏的緊緊的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