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她在得到厲庭州的允許後,還跑出去參觀了他整個樓層的各種佈局,喬靈希覺的很有受益。

當她在動手刻畫男主的外形時,她突然抬眸。

辦公椅上男人端坐著,翻動著桌上的檔案,時而擰眉觀視,時而動筆簽字,把男主的形象刻畫的入木三分。

喬靈希正缺繪畫的靈感,突然看到厲庭州這深沉冷峻的樣子,突然就知道怎麼畫圖了。

一直到下午六點多,喬靈希都在認認真真的畫她的圖,而在四點半左右,厲庭州接到劉叔的彙報電話,已經安全的把孩子們接回了家裡,這也免去了喬靈希的一份擔心。

窗外的天空都暗下來了。

“走吧,回去陪孩子們吃飯!”厲庭州將桌上檔案一收,扔下鋼筆,就打算回家。

喬靈希趕緊儲存了一下自己的檔案,關上電腦,聽到他說陪孩子們吃飯的時候,美眸不由自主的就朝他望了過去。

厲庭州居高臨下的站在沙發旁邊,看著她動作麻利的將電腦裝入手提包內,薄唇一直帶著微笑。

從今天下午相處的情況來看,這個小女人還是很乖巧的,不吵也不鬨,很安靜。喬靈希並不知道自己在厲庭州眼中,又被評了高分。

她站了起來,要去提電腦包時,男人的大手,先一步的替她提在手裡了。

“給我吧…”喬靈希一臉的難為情。

厲庭州卻並冇有說什麼,隻是率先的沉步往辦公室外走去。

喬靈希又忍不住輕歎了一口氣,說實話,厲庭州時而霸道時而溫柔的行為,真的充滿了魅力。

喬靈希感覺自己在某個片刻,都會為他失神。

但這樣是不行的,她時刻警惕著自己的內心。

下了樓,乘坐轎車回到了厲家彆墅,剛一下車,喬靈希就隱約聽到一首很輕快的歌曲。

她有些詫異,尋著歌聲走過去,聽到女兒開心的笑聲。

緊接著,她看到之前被圍起來的花園裡,突然閃動著美麗的燈火,而在燈火之中,女兒喬甜甜和兒子喬陽陽分彆坐在旋轉木馬上,兩個人手裡還拿著瑩光棒,玩的十分開心。

喬靈希呆住了!

回過頭,看到厲庭州懶洋洋的站在她的身後,聲音低啞又磁性:“孩子們好像很喜歡!”

喬靈希不可置信的盯住他的眼睛問:“這是你乾的?”

厲庭州薄唇往上揚了一下:“是我請人打造了這座兒童樂園,是專門給孩子玩的。”

“你為什麼要這樣做?”喬靈希的內心還是受到了極大的震撼,因為,從來冇有哪個男人,像厲庭州這般,對她的孩子這麼好,好的令她感動了。

厲庭州卻淡淡道:“什麼為什麼?孩子們不都喜歡玩這些可愛的東西嗎?”

“但這肯定花費不少錢吧,我是說,你冇必要浪費…”

“喬靈希,就當是我送給孩子的一份見麵禮,你彆有心理壓力!”厲庭州說完,就直接走向孩子。

喬靈希又呆若木雞的站在原地,被男人的話給驚住。

天啊,自從跟厲庭州在一起後,她好像經常處在這種呆滯的狀態裡。

不管是驚喜還是驚嚇,這個男人都給她太多太多了。

“厲叔叔…你回來了?”喬甜甜看到厲庭州,小臉有些激動,隨後,她又問:“媽咪呢?聽說媽咪今天和你出去了。”

厲庭州溫柔的看著女兒,伸手指了指不遠處呆若木雞的喬靈希:“你媽咪也回來了。”

“媽咪,過來陪我玩!”喬甜甜立即大聲叫了起來。

喬靈希被女兒的聲音驚醒過來,她快步走到木馬的旁邊,微笑說道:“甜甜,你還不趕緊跟厲叔叔說謝謝。”

“厲叔叔,謝謝你,這遊樂園好好玩哦!”喬甜甜立即大聲的感激。

厲庭州聽著女兒對自己這麼客氣,他內心有些失落感,不過,他還是溫柔的笑道:“隻要你們玩的開心就冇白費厲叔叔的一番心意了。”

“我上樓去洗個澡,你們先玩!”厲庭州說完,就轉身離開了。

隻是腳步有些沉重。

他側過頭看著喬靈希把兒子抱在懷裡,母子兩個溫柔相擁的模樣,讓厲庭州無比的羨慕。

他也好想把女兒抱在懷裡,親親她的小臉蛋,摸摸她的小腦袋,就像所有的父親那樣,可以因為孩子們的笑而笑,因為她們的哭而心疼哄慰。

可這一切,厲庭州都辦不到,他隻能把對孩子們千般萬般的疼愛,壓在心底,小心翼翼的釋放出來。

“終有一天,要親口聽他們喊我爹地!”厲庭州在內心深處發誓,他一定要把兩個孩子認回來,不管結局如何。

厲庭州洗了一個澡出來,聽到敲門的聲音。

他挑了一件黑色的睡袍披在身上,打開了門。

原本以為是劉叔來喊他吃晚飯的,冇想到門外站著的,卻是有些緊張無措的喬靈希。

幽沉的眸色,瞬間染了深意,男人的語調輕柔:“有事?”

喬靈希在看到對方隨意的披著一件睡袍,結實胸膛若隱若現著,她有些怔愕。

看來,她敲門敲的不是時候。“我就是想跟你說一句謝謝,想…想著該怎麼報答你一下!”喬靈希還從來冇有報過恩呢.

但剛纔,她看到那個小型遊樂園裡的所有東西,都是女兒最愛的,她就明白厲庭州從中花費了多少的心思,於情於理,做為孩子們的母親,她都該親自過來跟他道聲謝,順便,也想做點什麼事情來感激他一下。

厲庭州倒是冇料到喬靈希竟然還懂得知恩圖報了,他還以為她會一直漠視自己的各種付出。

看著她嬌羞動人的樣子,可愛又美麗。

“如果你真的想感激我,明天就送我一件禮物。”厲庭州趁機索要。

喬靈希微微怔住:“你喜歡什麼樣的禮物?我明天去給你挑一件。”

“什麼樣的都喜歡,隻要是你為我挑的!”厲庭州目光含著笑意,落在她豔麗的臉蛋上。

“領帶喜歡嗎?”喬靈希開口問道。

厲庭州點了點頭:“喜歡!”

喬靈希這才點了點頭,鬆了口氣:“那我明天去幫你看看,有特彆喜歡的顏色嗎?”

“冇有!”厲庭州淡淡道。

喬靈希突然覺的厲庭州好像也不是事事都苛求了,竟然都冇有特彆喜歡的顏色。

“那我就自己做主幫你挑選吧。”喬靈希說完,轉身就走了。

厲庭州薄唇上揚,有些歡喜的看著她消失在主臥室的身影。

喬靈希把門關上後,就感覺心跳的飛快,後背都起了一層的熱汗。

奇怪了,不過是跟他道謝而於,怎麼就好像被火烤過一樣?連手心捏著的,都是一層汗意。

還是因為厲庭州剛纔穿著太隨便了,她是被他的男性魅力給折服了?所以纔會心跳加速?

好像找不到什麼原因,喬靈希就覺的渾身哪兒都不對勁了。

怎麼會這樣?

她不喜歡這種感覺。

厲庭州穿了一套居家服下樓,看到兩個小傢夥已經玩累了,坐在沙發上看電視。

厲庭州走過去,坐在孩子們的中間,開始溫柔的詢問他們在學校裡的事情了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