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“我今天答應過要給你賣一條領帶的,正好吃了飯,可以去逛逛。”喬靈希隨口說道。

“好,我陪你一起逛!”厲庭州又直接來了一句,這一次,喬靈希徹底無語了。

厲庭州看著女人不情不願的上了樓去拿電腦,他靠在大廳門口,從懷裡摸出香菸點燃。

沉沉的吸了一口煙,內心的煩燥稍稍被驅散了一些。

冇想到他這個大忙人,竟然要騰出時間請她吃飯,還要陪她逛街?

厲庭州真覺的自己變化很大,都是受這個小女人影響的。

喬靈希上了樓,就拿出手機,拔了一個電話給程星星。

程星星以為她還在為五年前的事情悲傷,正打算安慰她,就聽到她提到哥哥的事情。

“我哥要單獨約你?不會吧,難道真的被厲庭州猜對了?我哥他…喜歡你?”程星星也很驚訝。

喬靈希苦笑起來:“我也不知道你哥到底喜不喜歡我,但是,他約我吃飯,我可能不過去了。”

“那你給我打電話是幾個意思啊,難道是要我去問我哥嗎?”程星星笑眯眯的問。

“我也不知道,他是你哥,我不打電話給你還能打給誰?要不,中午你陪你哥吃飯吧。”喬靈希懇求著說。

程星星思考了一下:“好吧,我今天也打算找個機會審問一下我哥。”

“那就你幫我替你哥說聲抱歉了。”

掛了好友的電話,喬靈希這才安心了一些。

她提了電腦下樓,看到厲庭州筆直的站在門口抽菸,她怔了一下,走到他的身邊。

男人把煙往旁邊的石柱上一摁,然後扔進了垃圾桶裡:“走吧!”

中午,程星星還真的跑去赴大哥程擎鈞的約會了。

程擎鈞點了一桌子的菜肴,卻看見妹妹走了過來,他俊雅的麵容,有些僵住。

程星星直接坐到他的對麵位置上,嘿嘿的乾笑了兩聲:“哥,我不是靈希,你是不是失望了?”

“你怎麼會來?”程擎鈞皺起了眉頭。

“是靈希讓我過來的,哥,你就彆等她了,她今天中午有事,來不了!”程星星看到大哥臉上明顯的失落,她越發覺的,厲庭州的猜測是對的。

大哥竟然喜歡靈希,天啊?真令人驚訝。

程擎鈞冷笑了一聲:“是靈希不來,還是有人阻止她來?”

程星星見大哥明顯的有針對性,她立即急道:“哥,你彆多想了,也許靈希她是真的有事來不了。”

“好吧,我接受她不來的事實,你來乾什麼?”程擎鈞已經不掩飾臉上的失望之情了。

程星星一隻手拖著下巴,兩顆閃亮的大眼睛盯住大哥的臉,盯了足足有五秒,終於忍不住開了口:“哥,你老實告訴我,你是不是喜歡靈希?”

程擎鈞被妹妹突然的詢問,嚇了一跳,趕緊掩飾:“誰說的?你彆亂說。”

“哥,你就彆騙我了,你的表情已經告訴我答案了,你就是喜歡靈希,對不對?”程星星歎氣,也深表同情。

程擎鈞見妹妹直接道出他的心思,他隻好點頭承認:“好吧,我是喜歡她,喜歡她好多年了。”

“不會吧,哥,你什麼時候喜歡她的呀?我怎麼一點都冇察覺到?”程星星驚訝極了。

程擎鈞自嘲道:“我在見她第一麵的時候,就覺的她不同於彆的女孩子,她很清純,給人很乖巧安靜的感覺。”

“第一次,讓我想一下,你第一次見到她,應該是在我們初三那年…那個時候,我們才十四五歲…!”程星星認真的回憶著。

程擎鈞已經解開她的疑惑,認真的答:“是,就是那一次,你把她帶到家裡玩,我就對她很心動了。”

“從十五歲到現在,七、八年了,嘖嘖,大哥,你瞞的夠深的啊,連我這個妹妹都不知情。”程星星真的很佩服自己的大哥了,能把一段感情藏的這麼深,真不容易。

程擎鈞卻一點也不開心,反而有著絕望和痛苦:“我一直以為自己是有機會的,可現在,我已經冇有機會了,星星,大哥真失敗,你說,如果我早一點跟她表白,她會不會選擇我?”

程星星立即站起來,坐到大哥的身邊,伸手抱住他,安慰道:“哥,你彆傷心,你們隻是有緣無份,靈希一出生,就註定是厲庭州的妻子啊,這一點,你不會不知道的,可你怎麼還是喜歡她了呢?”

程擎鈞卻氣恨的咬牙:“憑什麼靈希一出生就該屬於厲庭州?她也有自己的選擇,她是一個人,不是東西。”

程星星愣了愣,隨後點頭讚同:“哥,你說的對,靈希的確是人,可是,她現在已經身不由己了,她已經跟厲庭州結婚了!”

“一定是厲庭州逼迫她的,我能感覺到,靈希根本就不喜歡厲庭州,是那個混蛋…他仗著自己有權有勢,就強迫靈希嫁給他。”程擎鈞更加憤怒不甘。

程星星是知道喬靈希嫁給厲庭州的苦衷,她隻好拍拍大哥的肩膀:“哥,如果你真的喜歡靈希,那你不如就耐心等一等,說不定他們真的會離婚,到時候,你就有機會了!”

“星星,你是不是知道什麼,告訴我!”程擎鈞知道妹妹是喬靈希最交心的朋友,說不定喬靈希的秘密,妹妹知道。

程星星當然不敢說實話了,她立即搖頭:“哥,我能知道什麼呀,我就知道靈希有兩個可愛的孩子,而且,我現在已經做了他們的乾媽,彆的,我真的什麼都不知道了,但我覺的你要是真的那麼愛靈希的話,你可以再等她一兩年,我也覺的她和厲庭州遲早要離婚的。”

程擎鈞皺緊了眉頭,隨後,他一把抓住妹妹手腕,語氣帶著懇求:“星星,就當幫幫哥,你一定要替我打聽清楚靈希和厲庭州的關係,如果他們真的要離婚,你一定要提前告訴我,我不能讓靈希再離開了,我真的喜歡她,我不介意她的兩個孩子,我會視如己出的。”

程星星聽著大哥的話,隻感覺內心一陣陣的鈍痛,她冇想到,大哥竟然愛的如此深切,如此的卑微了。

“大哥,你放心吧,你的事,我一定會認真替你盯著的。”程星星不知道該怎麼勸慰哥哥,隻能先安撫他。

“好,你能幫我就好,你先不要告訴靈希,我喜歡她的事情,我怕會嚇到她。”程擎鈞輕歎著說道。

“可能已經遲了,靈希已經猜到你今天請她吃飯的用意了。”程星星苦笑的聳聳肩膀:“哥,你不用擔心的,靈希其實不敢來,她一是現在身不由己,二來,她也深知自己配不上你,你以後要追求她,可能還需要花點心思,她被人傷害過,對男人冇有一點的安全感。”

“放心吧,隻要她給我機會,我一定會好好的待她的。”程擎鈞沉聲點頭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