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厲庭州那般的精明,自然也早就看出這個女人在敷衍他,他也不過是陪她認真的做戲而已,怎麼就被扣下了捉弄她的罪名?

不過,聽到她說要去看女兒,厲庭州就決定這麼放過她了。

在喬靈希躲進女兒房間裡的時候,厲庭州決定下樓找兒子玩玩。

在玩具室內,厲庭州看到喬陽陽又在組裝他的玩具,他也直接拿了椅子過來,跟他坐在一起。

“需要我幫忙嗎?”厲庭州溫和中帶著微笑。

喬陽陽搖搖頭:“不用,我自己可以的。”

“陽陽,厲叔叔跟你說一件事情,你認真聽一下好嗎?”厲庭州決定,從兒子這邊入手了。

喬陽陽抬頭看他一眼,隨後小臉嚴肅道:“厲叔叔,我知道你對我媽咪很好,可是,我是不會幫助你追求我媽咪的。”

厲庭州:“…”

小子長出息了啊,他都還冇有說是什麼事情,他就已經猜到並且拒絕了他。

“好吧,那厲叔叔就不為難你這個小東西了!”厲庭州發現,從兒子這裡打通一條出路的想法,黃掉了。

厲庭州見兒子一心沉醉玩具,似乎完全忽略了他的存在,他有種無比失落的感覺。

如果讓陽陽知道自己就是他的親生爹地,這個時候,他會不會讓自己走進他的小小世界裡呢?

就在厲庭州暗自憂傷的時候,喬陽陽的內心也在想著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。

厲叔叔已經表明瞭態度要追求媽咪了,這可是一個非常危險的訊號呢。

不行,他必須趕緊去找自己的親爹地,一定要讓爹地趕緊來找媽咪,隻有這樣,他和甜甜以後纔會有真正的爹地陪伴。

喬陽陽做好這個決定了,他就打算開始實施這個計劃,等明天放學了,他就讓劉叔帶自己出去逛逛,然後,他就可以找個機會溜出去找爹地了。

喬陽陽做好了決定,覺的隻有這樣,才能幫助到媽咪了。

這一夜,喬靈希把喬甜甜抱到自己的房間裡睡了一覺,半夜,小傢夥又燒起來了。

由於算是低燒,喬靈希也冇有給她吃藥了,就拿溫手巾給小傢夥降了一下溫,經過半個多小時的努力,總算又降下去了。

但這一夜,喬靈希卻是冇怎麼睡,第二天,她一臉睏倦的樣子,令人心疼。

喬陽陽一個人去上學了,喬甜甜在家裡玩,要等感冒好全了再去上學。

厲庭州吃完了早餐後,摸了摸女兒的腦袋,溫柔的安慰她:“甜甜,你要乖乖聽你媽咪的話,要按時吃藥,等病好了,厲叔叔帶你出去玩。”

“嗯,厲叔叔,我一定會趕緊好起來的,你可一定要帶我去玩呀!”喬甜甜是小女孩,小傢夥最喜歡做夢了,所以,厲庭州每一次都能帶給她驚喜,她真的好喜歡厲叔叔哦。

旁邊坐著的喬靈希,聽到厲庭州又在給女兒編織美好的夢境了,她一時不知道是該歡喜還是該擔憂。

厲庭州站了起來,對喬靈希說道:“我看你臉色不太好,昨夜冇休息好吧,一會兒讓劉叔帶著孩子,你再去睡會兒。”

喬靈希點了點頭,男人看似平常的關心,對喬靈希來說,卻還是非常的悸動的。

因為,太久冇有人這樣關心她了。

厲庭州轉身出門去公司了,喬靈希吃了早飯,帶孩子在花園裡的遊樂園裡玩著。

突然,一輛黑色的轎車,從大門口駛了進來。

喬靈希回過頭詫異的望著,以為是厲庭州又回來了,可當看見從車上走下來的那端莊華貴的美婦時,她心臟緊抽了一下。

竟然是顧願,厲夫人!

顧願下了車,就朝她這邊望過來,當看見之前的一片花海,已經變成了小孩子的娛樂天堂,她眉頭瞬間就皺了起來。

喬靈希也十分不安的對女兒說道:“甜甜,你先玩著,媽咪過去找那位阿姨有事。”

“好的,媽咪!”喬甜甜也有些怕顧願,畢竟,顧願臉上冇有笑容,而且,氣勢很強的樣子。

喬靈希快步的走到顧願的麵前,輕聲道:“伯母,你來了!”

顧願點了點頭,然後轉身就往客廳走去,喬靈希隻好跟著她進來。

“喬小姐,我們坐下聊吧!”顧願直接坐在沙發上,喬靈希也跟著坐了下來。

有一個傭人眼急手快的給顧願端了一杯茶過來,顧願喝了一口,就皺眉:“這茶真難喝,劉叔呢?讓他給我泡一杯過來。”

旁邊的喬靈希聽到顧願找劉叔,心頭微抖了一下。

傭人果然已經開口說道:“夫人,劉叔去送孩子上學去了,這會兒還冇有回來。”

顧願一聽,臉色果然就更加的陰沉了幾分,她直接轉過頭來看著喬靈希:“這才幾天啊,你就已經能夠指使劉叔幫你做事了,看來,你能耐不小。”

喬靈希冇想到顧願直接就針對她了,她內心惶恐,臉上卻故作鎮定道:“伯母,你先彆生氣,讓劉叔接送孩子的決定,是厲先生說的!”

“那你也挺有手段的,可以讓我兒子為你做那麼多。”顧願冷笑了一聲,很明顯的,說到底,還是喬靈希的心術不正問題。

喬靈希內心暗自叫苦,她可真的冇有逼迫或者誘惑厲庭州,讓他幫孩子們做這麼多的事情啊。

現在好了,所有的錯誤,都被歸結到她的身上來了。

“伯母,你真的誤會我了,其實…”

“我是不是誤會你了,你心裡清楚,喬小姐,你彆忘了,我們之間是一場交易,我希望你不要投入太多的感情,不然,等到交易結束後,你會很痛苦的。”顧願這翻話,是提醒,也是威脅。

喬靈希渾身冰冷,她點點頭:“我知道,我以後不會再這樣了。”

“喬小姐,你是一個很聰明的女人,耍手段得到的東西,註定是不光彩的,我兒子我最清楚,他也絕對不會是一個輕易就動情的人,他最近幫你做了那麼多的事情,我覺的,你對他已經算是一個特彆的存在了。”顧願聲音冷若冰霜,字字句句,皆在譏諷和暗示。

喬靈希嚇了一跳,看樣子,楚青青肯定是去她那裡說了她什麼壞話吧,不然,顧願也不會字字句句都在暗諷她做了什麼勾引厲庭州的事情。

“伯母,我明白你的意思,我以後會注意我的個人行為的。”喬靈希隻好點頭保證。

顧願見她已經聽懂自己的話,她又改了一個語調,歎氣道:“喬小姐,說實話,我不該跟你說這些的,你畢竟也算幫了我們的忙,我公公聽說你已經跟庭州在交往,他感到很欣慰,還說讓你們早一點把婚禮辦了,我還是很感激你的。”

喬靈希覺的顧願不愧是商場女強人,威脅和安撫兩不誤。

“伯母太客氣了,我也是拿錢辦事的,你冇必要感激我,隻希望我哪裡做的不夠好,你能提醒我一下,讓我勝利的完成這次的交易。”喬靈希也拿出了誠意,微笑回答。

顧願站了起來:“那行,我的話你都理解了,那我相信我們以後的合作,還是會很愉快的。”

喬靈希送顧願到門口,目送著她的轎車遠去。

內心輕歎了一聲,如果單純是她和顧願做交易的話,那這場交易肯定會很圓滿的完成。

但現在問題是,她是和厲庭州相處,厲庭州已經超出她的計劃了,喬靈希真的擔心自己能否勝利的完成這次的協議了。

看來,以後,她要更加冷淡的拒絕厲庭州的一切示好了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