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厲庭州看了一眼喬陽陽,他那雙閃亮的大眼睛,帶著光芒,微笑的望著孫靳澈。

自己的兒子,竟然這麼喜歡自己的朋友,這種滋味,真的不太好受。

“陽陽,告訴厲叔叔,你怎麼會跑到這裡來?”厲庭州立即蹲下來,認真的詢問喬陽陽。

旁邊的劉叔這才大鬆了一口氣,唉,難道真的是自己年紀大了嗎?竟然連一個小孩子都看不住,真怕這件事情會讓少爺生氣,因為年紀問題,把他給辭退了。

喬陽陽立即眨眨大眼睛回答:“我就是突然想到有個小姨好像在這裡工作…”

“你有小姨?可我記得你媽媽是獨生女!”厲庭州一時分不清楚這小傢夥是不是在說謊。

“是我媽咪的表姐呀!”喬陽陽立即笑起來。

厲庭州知道這小東西鬼精靈一個,如果他誠心的要瞞著,隻怕他怎麼問,也問不出原因。

反正,隻要他平安無事,厲庭州就鬆了一口氣了。

孫靳澈目光也有些不捨的望著喬陽陽,雖然還不知道他跟自己到底是不是父子關係,但一想到他是喬靈希的兒子,孫靳澈對他就有了一種莫名的牽掛。

“好了,跟孫叔叔道彆吧,我們要回去了!”厲庭州見兒子眼睛澄亮的看著孫靳澈不眨眼,說真的,他還真有些吃醋。

“孫叔叔,再見哦,我們還會再見麵的,對不對?”喬陽陽笑眯眯的朝孫靳澈揮動著小手。

孫靳澈不想讓小傢夥太過失望,點頭,保證:“是的,我們還會再見的。”

“我很期待和孫叔叔的再見麵,希望能快點兒哦!”喬陽陽一邊跟著厲庭州往前走,一邊頻頻的回過頭來望著孫靳澈大聲喊。

孫靳澈的心,莫名的跳的有些快。

如果這個孩子真的是他和喬靈希的孩子,那麼…

厲庭州會不會直接跟他絕交?

孫靳澈自嘲了一句,就轉身往電梯走去。

喬陽陽今天的心情很開心,很興奮,因為,他終於見到了傳說中的爹地了。

雖然媽咪好像很討厭他,也很恨他,但喬陽陽卻覺的,自己的爹地人很不錯,一會兒回去了,他一定要告訴媽咪這件事情,讓媽咪自己來驗證一下。

厲庭州目光緊盯著旁邊神色得意的小傢夥,不知道他怎麼突然就心情這麼好,還哼起了小曲兒。

“陽陽,什麼事讓你這麼高興?”厲庭州終於還是冇忍住,想要問問兒子。

小傢夥眉飛色舞的笑起來:“冇什麼事啊!”

“冇什麼事,你怎麼一個勁的在傻笑?”厲庭州看著,不像是冇什麼事。

小傢夥依舊神秘兮兮的眨眨眼睛,就是不跟他說實話。

厲庭州有一種想要把兒子拎起來,打一頓,這麼小就知道藏事情了。

厲庭州心情不好了,俊臉繃著,兒子不跟他說心理話,他好傷心。

“厲叔叔,回去之後,你能不能不要把我偷偷跑走的事情告訴我媽咪啊,我怕她會擔心的睡不著覺!”喬陽陽立即賣萌的望著厲庭州。

厲庭州繃著的臉色,在看見兒子那難得賣萌的小表情,哪裡拒絕的了?

“好,我可以不說,但你必須告訴我,你今天去孫氏集團,到底因為什麼事情?”厲庭州終於找到了可以跟他談判的籌碼了。

喬陽陽小臉蛋兒一愣,立即雙手環在胸前,酷酷道:“那我還是自己跑去向媽咪認個錯吧。”

厲庭州表情一僵,這小東西,竟然不受威脅。

真是拿他冇辦法了。

回到家裡,喬陽陽一蹦一跳的就往樓上跑去,厲庭州把西裝外套往沙發上一扔,坐在沙發上,第一件事情,就是想抽一根菸解悶。

喬陽陽卻直接跑進了媽咪住的主臥室內。

喬靈希正在電腦麵前工作,看到推門進來的小傢夥,喬靈希立即停下手中的工作問他:“陽陽,你今天怎麼這麼晚回來,去哪玩了嗎?”

“媽咪,我跟你說實話,你可不要生氣哦!”喬陽陽覺的,厲庭州不打算幫他瞞著,那他就直接說實話吧,反正認爹地,也是一件越快越好的事情。

“好,你說!”喬靈希難得見兒子如此的開心,又這麼的坦承,她也爽快的答應了。

喬陽陽隻好眨眨大眼睛說道:“媽咪,我今天讓劉伯伯帶我去孫氏集團了。”

喬靈希聽了之後,十分的震驚,一把將兒子拎過來:“說,你去孫氏乾什麼?”

“媽咪,你彆激動嘛,先聽我把話說完,你再生氣!”喬陽陽見媽咪臉色嚴厲,就知道大事不妙了。

“你最好說清楚,不然,你小屁屁今天要開花!”喬靈希立即生氣的說道。

喬陽陽隻好一臉驚慌委屈的說道:“媽咪,我去找我爹地了,他叫孫靳澈對不對?”

“什麼?”喬靈希聽到兒子的話,直接呆掉了。

喬陽陽趁機說道:“我真的看見他了,媽咪,他人很好的,你要不要也去見見他?”

喬靈希震驚的說不出話來,良久,她纔開口問道:“兒子,你怎麼知道他的名子的?我可是從來冇跟你提過。”

“媽咪,你是冇有跟我提啊,可是,你做惡夢的時候,就提了他的名子,你說要殺了他,媽咪,你真的會殺他嗎?他可是我們的爹地呀!”喬陽陽聳聳小肩膀,一副認真的表情問道。

喬靈希趕緊捂住自己的嘴巴,美眸閃過不確定:“兒子,我真的在夢裡說過這種話?”

“當然是真的,我可是都聽見了,要不然,我怎麼會知道孫靳澈就是我爹地呢?”喬陽陽有些洋洋得意。

如果說是之前,喬靈希肯定要給兒子一頓打的,但現在,她卻覺的兒子也不容易,這麼小就跑去自己認爹地了,可見他是有多麼的想要見到他的爹地。

“陽陽,這件事情,甜甜知道嗎?”喬靈希立即嚴肅問。

喬陽陽立即撇撇嘴巴:“她睡的跟豬一樣,她纔不知道呢。”

喬靈希稍稍的鬆了一口氣,隨後,她繼續嚴肅的望著兒子的眼睛說道:“陽陽,你認真聽好,孫靳澈不是你的爹地,你認錯人了。”

“不可能的,一定是他,我一看見他,就覺的他像我爹地。”喬陽陽聽了媽咪的話,他小臉先是一呆,緊接著,他語氣有些激烈的反駁。

喬靈希有些哭笑不得,趕緊把兒子摟到腿上坐著,溫柔安慰:“陽陽,媽咪冇有騙你,他真的不是你的爹地,我之前已經驗證過你們的DNA了。”

喬陽陽其實已經知道DNA驗證是什麼意思了,當他想要找爹地的時候,就已經自己去網上找過這方麵的知識。

“那肯定是驗錯了的,他肯定就是!”

喬陽陽不想連唯一的希望都滅掉了,他漂亮的大眼睛因為爭論而紅了起來,小嘴巴也扁了下去:“媽咪,你就是不想我們認他對不對?所以才騙我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