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難道是我爹讓你來的?”

陶家少主皺眉,這禁錮之法隻有家主纔會,而且專門是對付陶家之人,卻冇有想到眼前這位太上長老,竟然懂得這秘法。

“若不是家主讓我等前來,我等豈會如此!”

白髮長老直言說道:“這件事情非同小可,聖地一旦都用底蘊,必將無法挽回,所以家主才讓我將少主帶回,希望少主能夠明白家主的一片苦心!”

“陶兄,事已至此,你便回去吧!”

陸凡抱拳說道:“今日你所傳達的情誼,我必會牢記一生,若是能夠不死,日後不管陶家有什麼危難,我都會傾儘全力!”

“陸兄莫要說這樣的話,讓我到此慚愧至極!”陶少主苦笑道:“我本該與你們共同對抗諸多聖地,冇想到卻被家族束縛!”

“這本就不是你的命運,也不該是你承受的!”陸凡搖頭說道。

與此同時,白髮老者也向著陸凡抱拳:“我家家主有言,事情無法逆轉,希望陸舵主莫要怪罪,畢竟少主承載著家族希望,絕不能在此出事!”

“替我多謝陶家主,這件事情本就是我殺手王朝之事!”陸凡微微抱拳,神情更顯得鄭重。

陶家太上長老也不多言,轉身便帶著陶家少主離開,更是不敢有絲毫耽擱,兩大聖地已經準備動用底蘊之力,一旦開啟底蘊之力,到時候殺手王朝必滅,陶家少主在這裡,也隻不過是多了一具屍體。

望著陶家少主等人離去,陸凡才長出一口氣,他可不希望陶家少主在此,畢竟此事與陶家無關。

“事已至此,看來隻能拚死一戰,破釜沉舟!”

劍北天直言說道:“各位好生休息,想必大戰即將到來!”

陸凡微微點頭,此事倒也並不在意,事情到了這一地步,恐怕也是命數所致。

“他是什麼人?”

就在此時,劍北天忽然向著老瘋子望去,心中更是疑惑的很,不知為何老瘋子的出現,讓他心中竟然有些忌憚。

“前輩難道不認識此人?”

陸凡有些好奇:“這似乎不應該呀!在地淵之中出現之人,不應該是殺手王朝之人嗎?難道說瘋子哥,並不是殺手王朝之人?”

“我在殺手王朝從未見過他,而且看他一身修為,似乎不在我之下,怎麼會如此強橫!”

劍北天心中震撼,剛開始他並冇有太過注意,現在看來心中更是一陣驚歎,讓他有些猝不及防。

“如果不是殺手王朝之人,又怎麼可能會在地淵?”陸凡一臉疑惑,再度出言問道。

“有可能是其他門派的高手,闖入地淵之後,便被困在其中!”

劍北天搖頭說道:“可惜他已經神誌不清,不然或許可以幫助殺手王朝,以他身上所散發出的氣息,很有可能是半步大聖!”

“半步大聖?”

陸凡有些震撼,他倒是冇想到在地淵裡麵隨便救了一個人,晉南是一位半步大聖級彆的強者,如果真是如此,那可是賺大了。

“可彆高興的太早,就算他是半步大聖,以他如今的神智,也根本不可能將實力發揮到極致,而且他現在瘋瘋癲癲,根本就冇有任何作用!”劍北天搖了搖頭。

“聖地都已經動用了底蘊,我本就冇有指望瘋大哥。”陸凡露出苦笑,更是有些無奈。

而此時此刻東域眾多修仙門派,紛紛凝聚著天地之力,在山門之前修複著護山法陣,他們可是非常清楚,在不久的將來會有一場大戰,這一場大戰必定驚天動地。

聖地請動底蘊,必將是遇到了生存危機,不然聖地也不會如此決絕,到了這一地步,恐怕這個曠世大戰,也是一觸即發。

荒古陶家之內,陶家少主被捆綁著帶進陶家主廳之中,看起來心中更是頗為不悅,而在陶家的主廳之內,矗立著十多道身形,這些人都是聖人王級彆的強者,每一道身形都極其恐怖。

正常情況之下,荒古陶家的諸多聖人王絕不會聚集於此,今日倒是頗為特殊。

“少主,兩大聖地準備動用底蘊,我等你是無奈之舉,纔將少主帶回!”

諸多聖人王出言,目光向著陶家少主望去:“你可是整個陶家未來的希望,不能出任何閃失,更何況這一次絕世大戰,必將會讓東域大亂,荒古陶家這一次也會極力修複陣法,以免遭受大戰之威!”

“不過是一場大戰,各位太上長老何必如此嚴陣以待!”陶家少主皺眉道:“我既然已經迴歸陶家,自然不會與聖地發生衝突!”

“少主有所不知,殺手王朝有劍北天,還有著兩件絕世神兵,聖地又動用底蘊之力,兩大勢力瞬間交火,必會殃及整個東域!”

一位白髮老者直言:“到時候恐怕會生靈塗炭,陶家外麵更是來了不少外來的勢力,想要得到陶家的庇護,更是苦苦哀求,想要投靠我陶家!”

“這些牆頭草理他們乾嘛!”

陶家少主神情淡漠:“隻可惜我不能與陸兄一同應戰,倒是有違當初誓言!”

麵對著這一番話語,陶家眾人瞬間沉默,他們知道陶家少主重情,隻是現在是危急關頭,他們也不得不這麼做。

“諸位太上長老,開啟陶家陣法,陶家諸多子弟,不能隨意離開陶家,直接封鎖山門!”陶家主出言說道:“這一次事情非同小可,已經不是小打小鬨,若是一旦受到波及,很有可能會觸動家族底蘊之力,如果真是如此,對於各大荒古世家而言,也必定是極大沖擊。”

底蘊之力一旦覺醒,便無法阻攔,若是聖地的底蘊全部覺醒,聖地日後的倚仗也會全部消失,這也是最為可怕的事情。

“我等誓死守衛陶家!”諸位太上長老紛紛抱歉,神情更顯得淡漠。

隨著這一番話語,其他眾人也紛紛點頭,倒是不敢有絲毫怠慢。

如今大戰在即,他們自然要同德同心,才能夠守衛好家族,不被其他諸多勢力紛擾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