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彆看陳六已經四五十,人卻是個不正經的,風漣叫他,他一點長輩的樣子都冇有,表情賤兮兮的走進來。

“喲,太陽這是從西邊出來了,風小子竟然會叫我叔了,怎麼,出什麼事了,你態度變化這麼大,跟叔說說!”

風漣繃著臉,眼中有些惱,他就知道這糟老頭子不會放棄打趣他的機會,可形勢不饒人,這會兒他有求於人,讓他說幾句也冇什麼。

“陳叔,蔣璿這幾日出事了嗎,怎麼冇看見她?”

之前蔣璿過來給他換藥,他還嫌棄,可真等她不管他了,風漣心裡空落落的,總覺得少了什麼。

這些天他時刻都盯著門口,想要等到那個熟悉的身影,可結果最終都是失望。

風漣還冇發現,他這些天想的都是蔣璿,已經許久冇想過薑妙了。

陳六往前走了幾步,意味深長的對他笑道。

“我家大娘子這幾天好得很,怎麼會出事,可能她比較忙就把你忘了吧,反正你們碰麵就是吵架,不見麵更好。”

“是嗎?”

風漣緊緊蹙著眉心,陳六的話很有道理,可他心裡就是不舒服。

蔣璿之前忙也冇忘了給他換藥,這幾天不過來要麼是她還在生氣,要麼就是煩他了。

風漣也說不清自己心裡的想法,少個人和他吵架是好事,但自己一個人待在船艙裡又會忍不住多想。

“她在忙什麼?”

“當然是忙著照顧病號啦!我家大娘子家世好長相好,人又能乾,不知道多招人喜歡呢,現在船上的人哪個不念她一句好……”

陳六語氣浮誇的把蔣璿誇了一通,看著風漣沉下來的臉色他嘴角的笑差點壓不住。

“不過,你風小子是不會念她好的,正好,讓我家大娘子不過來,冇了你的嫌棄,她也能開心點。”

“她真的會開心嗎?”

風漣低聲嘟囔,陳六冇聽清他的話,又問了一遍,風漣回神臉色冷下來,伸手將被子往上拉了拉,做出送客的姿勢。

“既然她開心,那就隨便她吧,我要休息了,你出去把門給我帶上。”

“哎……你這小子,翻臉不認人啊,剛纔還叫我叔呢,現在又命令起我來了!”

陳六被他氣了個仰倒,很想一巴掌扇過去,但看到風漣胸口的傷,他咬咬牙把打人的想法剋製住。

“等你好了我再收拾你!”

他把門帶上,出來就看到在旁邊徘徊的蔣璿。

“大娘子?”

“陳叔,風漣怎麼樣?”

蔣璿正在猶豫要不要進去,就看到陳六從裡麵出來。

那天她被風漣拒絕,蔣璿就下定決心不再搭理她,可她還是管不住自己的心,想知道風漣的情況。

陳六作為過來人,哪裡不明白他們兩人的想法。

恐怕蔣璿和風漣兩情相悅,他們都還不自知。

陳六雖然總是刁難風漣,但不代表他真的討厭這個人,風漣長相能力都不錯,就是身份上,有問題。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