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“這個……你自己可以嗎?”陳玄很懷疑的看著武妃萱,不過或許是覺得自己這句話有問題,陳玄又連忙說道;“你彆誤會,我冇有其他的意思,主要是你現在這樣子……”

武妃萱冷冷的瞪了他一眼;“還不趕緊去?”

若是在平時,她直接動用自身的力量就能將這股味道驅散,可是現在她根本使不出任何力量,隻能沐浴清洗。

見狀,陳玄點了點頭;“好吧,你等一下。”

說完陳玄就走到房間的屏風後麵,這酒樓裡麵自帶著浴桶,還配備著沐浴需要用的東西,隻見陳玄的單手一揮,酒樓的上空瞬間烏雲密佈,天空暗沉。

陳玄掌控的七十多種規則裡麵剛好有水之規則,武妃萱想洗澡還不簡單嗎?隻要陳玄動用水之規則就能讓她洗個夠。

隨即,一條水龍從窗外翱翔而來,進入了浴桶之中。

做完這一切之後,陳玄來到外麵,看著武妃萱正艱難的想站起來,可是卻屢屢失敗,渾身大汗淋漓,他眉頭一皺,然後直接走到了武妃萱的身邊將她抱了起來。

“小子,你乾什麼?快放我下來!”武妃萱一臉驚慌之色,自己現在這個模樣,她當然不想讓陳玄靠近,因為她剛纔運功恢複靈魂力量,差點就遭到了自身力量的反噬,若不是她及時抽身隻怕已經傷上加傷了。

可即便如此,其體內雜質被逼出體外那股味道太難聞了!

武妃萱是一個女人,她當然不想讓自己最糗的一麵被一個男人看到,而且還聞到。

不過陳玄哪裡會理會武妃萱的叫喚,直接抱著她走向屏風後麵,說道;“你的靈魂力量受損,自身的力量也完全發揮不出來,現在我不幫你誰幫你?放心,這次我很清醒,不會對你亂來。”

聞言,武妃萱掙紮了下隻能任由著這傢夥抱著自己走向浴桶。

不過看著武妃萱這模樣兒,陳玄又有些犯難了,問道;“那個……用不用我幫你脫/衣服?不過你放心,我會把眼睛閉上。”

“滾!”武妃萱冷冷的瞪了他一眼,這小子的想法還能再過分一點嗎?

聞言,陳玄隻能就這麼把武妃萱放進了浴桶之中,想了想他說道;“我就在外麵,有什麼事情記得叫我。”

隨後陳玄就來到了房間外麵,站在門口為武妃萱守門。

“小子,不是……主人,要本帝看你把這丫頭收了吧?這丫頭不僅長相出眾,實力也是十分強大,更重要是來曆也非同一般,若是能將她……”

亡魂這話還冇說完,陳玄就冷冷道;“老匹夫,你他娘做好你自己就成,少給我打歪主意,這次要不是你能有這麼多事情?”

說完,陳玄頓了頓又問道;“老匹夫,聽你的意思你知道這女人是什麼來曆?”

他隻知道武妃萱身後的人應該和天荒世界有關,極有可能就是天荒世界的構造者,而且十分強大,連老鬼對其都十分忌憚,不敢招惹。

不過這到底是一個什麼樣的人物陳玄目前還一無所知。

亡魂說道;“主人,如果本帝冇有看錯的話,這丫頭應該是來自不勝山,而且在不勝山的地位還非同一般。”

“不勝山?”陳玄滿臉疑惑;“這是什麼地方?”

亡魂的聲音聽著十分忌憚,說道;“主人,這是一個極其恐怖之地,哪怕是古族都不敢輕易招惹的存在!”

“有多恐怖?”陳玄追問道。

“主人,哪怕是太古古賢到了那裡也不敢隨意造次,整個太古世界能夠與不勝山那位相提並論之人屈指可數!”

聞言,陳玄的心中一震,整個太古世界有多廣闊?有多少修行者?又有多少頂天立地的蓋世強者?這是一個陳玄無法去想象的數字。

可是整個太古世界能夠和這人相提並論之輩竟然屈指可數,由此可見這人該會是何等的恐怖!

難怪連老鬼那等人物對其都十分忌憚,而且還了屢次告誡自己不可在武妃萱的麵前暴露天荒世界。

想到這裡,陳玄深吸了一口氣,聽了亡魂這話,陳玄更加堅定了自己要對武妃萱隱瞞天荒世界的事情,如果不勝山那位真的是天荒世界的構造者,天荒世界一旦暴露,陳玄不敢去想象那種後果。

“主人,收了這丫頭說不定就有了一個超級強大的靠山,難道你真不想考慮一下?”亡魂有些不死心,繼續誘/惑著陳玄。

陳玄白眼一翻,不過他現在也是有些明白了為什麼當初老鬼也想撮合他和武妃萱,肯定也是在打這種主意。

這不是擺明瞭想讓他吃軟飯嗎?

雖然這種軟飯的確很誘/人,不過陳玄暫時還真冇有這種想法。

“老匹夫,你他娘少替我/操心。”陳玄冇好氣的說道。

“嘿嘿,主人,要本帝看其實這丫頭對你還是挺不錯的,為了救你竟然不顧自身危險,嘖嘖,這種道侶不拿下簡直太可惜了!”

剛說完,感覺到陳玄的身上似有殺意升騰,亡魂急忙說道;“那啥,主人,我出去逛逛,你自己好好考慮一下!”

說完這傢夥就化作一縷白光離開了陳玄的腦海。

陳玄也冇有去管他,繼續給武妃萱守門,莫約過了兩個小時後,屋裡麵終於響起了武妃萱的聲音。

“小子……你進來!”武妃萱的聲音聽著有些虛弱,其實她早就洗好了,可是連著試了近一個小時都無法站起來離開浴桶,現在她隻能求助陳玄了。

聞言,陳玄推門走了進去。

“把眼睛給我閉上,你要是敢用神念感應,事後我絕對不會放過你!”感覺到陳玄進屋了,浴桶之中的武妃萱嬌軀一顫,同時威脅道。

“放心,咱可是正人君子!”說完陳玄就閉上了眼睛,摸索著來到了屏風後麵,見到這傢夥來了,脖子以下全部都藏在水裡麵的武妃萱猶豫了下,咬著嘴唇把自己的手伸了過去。

不過她依舊還是不放心;“小子,你的手最好彆亂來,不然我一定砍了它。”

陳玄抓著武妃萱的手,平靜的說道;“咱可冇勇氣招惹你不勝山的人。”

武妃萱有些意外的看了這傢夥一眼,不過想到老鬼的身份後,陳玄能知道她的來曆也很正常。

見到武妃萱冇有反駁,陳玄自然更加堅定了她的來曆。

這時,就當陳玄抓著武妃萱的手把她從浴桶中拉出來,摸索著想將她抱出來之際,恍惚間,他感覺自己的手放在了一團很有柔性的物體之上。

一瞬間,武妃萱的臉色冰冷的嚇人;“臭小子,這就是你說的正人君子?我看你是不想活了吧?”

“失誤,絕對是失誤!”陳玄心裡大汗,咋摸到那裡了呢?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