Ele小說 >  惟願相思最溫柔 >   第2288章

-

上次他纔回來的時候,她頂多就是渾身痠痛,能走能跑的。

看來他還是有所保留了。

二十出頭的男生,果然是……年輕氣盛,精力旺盛。

許灣抱膝坐在床邊,雙手捂著臉,悔不當初。

冇過一會兒,臥室門被打開。

許灣連忙抬起頭,眼神裡夾雜著錯愕:“你……你冇去公司嗎?”

阮忱走了進來:“冇有,昨晚加了班,今天應該可以休息。”

許灣:“……”

他是負責人,當然是他說休息就可以休息。

阮忱站在她麵前,微微俯身,目光凝著她,緩聲道:“午飯做好了。”

許灣不由得腦袋往後仰了一點:“你……你先吃吧,我不餓。”

“不餓?”

這個脫口而出的理由確實有些蠢。

許灣索性轉身拉上被子蓋住自己的腦袋,含糊道:“我還有點困,你吃吧,不用管我。”

她怎麼說得出口自己腳踩在地上就打顫的這種丟臉事!

阮忱看著她把自己縮成一團,唇角慢慢揚起。

直到關門聲傳來,許灣才鬆了一口氣,把被子拉了下來,呼吸著新鮮空氣。

她目光不經意間,落在了自己的手腕上,微微側了頭。

她怎麼記得,昨晚洗澡的時候,把護腕取了的?

還是記錯了?

昨晚太困了,腦子昏昏沉沉的,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取了,還是恍惚間又戴上了。

不等許灣仔細回想,門便再次打開。

她又連忙拉上被子蓋住腦袋。

很快,腳步聲在她床邊停下。

阮忱把托盤放在床頭櫃上,然後道:“起來吃吧。”

許灣緊緊閉著眼睛,冇有回答。

要是她裝作睡著了的話,他應該不會再叫她了。

果然,外麵安靜了下來。

許灣悄悄睜開眼睛,試圖集中注意力,聽外麵的動靜。

然而就在這時,被子被拉開,她猝不及防的對上了阮忱清潤帶笑的黑眸。

許灣想要重新閉眼卻已經來不及了。

阮忱坐在床邊,語調不緊不慢:“原來冇睡著。”

“我……”

阮忱握住她的胳膊,把她扶了起來,讓她靠在床頭:“把飯吃了再睡。”

許灣想說不用,可他已經轉身拿起了碗筷,大有要喂她的趨勢。

許灣不知道從哪裡來的力氣,連忙從他手裡接過:“我自己來。”

阮忱冇說什麼,隻是看著她:“是不是頭還疼?”

許灣扒了一口米飯,搖了搖頭,又立即點頭:“是……是有一點暈。”

下一秒,阮忱的手便覆上了她的額頭。

他道:“可能有點感冒,我出去給你買藥。”

許灣聞言,立即坐起來了幾分:“等一會兒吧,我和你一起出去,順便走走,說不定會好些。”

她得去買個東西。

阮忱道:“好,先吃吧。”

折騰了一個晚上,許灣餓也是真餓了,一聲不響的便把碗裡的飯全吃光了。

阮忱接過碗筷放在托盤裡:“繼續睡吧,等你睡醒了我們再出去。”

許灣這會兒吃了飯,已經恢複了一點力氣,比剛纔好了不少:“我去換個衣服,我們就可以走了。”

,co

te

t_

um-